《爱乐之城》,高歌猛进又温暖人心的歌舞片

《爱乐之城》剧照

在于当地时间8月31日下午,电影节开幕发布会回答问题之前,导演米安·沙泽勒(Damien Chazelle) 用了一分钟时间,向此次意大利地震中的受难者表示哀悼。这个简短的致辞也正好回应了导演创作此片的初衷——“现在,比以往,更加需要银幕上的希望和浪漫。”

我相信当时屋子里的所有人都会同意他的话,至少是针对这部电影而言。它在两次媒体放映时,都赢得了持续(且当之无愧的)的掌声,让人完全看不见威尼斯臭名昭著的媒体炮轰。

确实,大多数人都把这种温暖的感受带到了会议厅,这使得之后的媒体反映差不多介于绕场庆祝和团体拥抱之间。然而尽管在场的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褒奖而非质询,现在,我们还是来看今天的四种有趣的反响吧!

1、沙泽勒沿用了有趣和富于变化的方式,去探索他自身与众不同的生活

“不论电影在讲述什么,它必须是你自己的故事”,他解释道。《爆裂鼓手》不仅仅是一个爵士乐鼓手的故事,尽管沙泽勒本人对此非常熟悉。这部电影更多的是关于过程、初衷、牺牲以及需要战胜任何竞技领域的一点疯狂。

玩爵士乐就和拍独立电影一样。

正如迈尔斯·特勒饰演的安德鲁,米娅(艾玛·斯通饰演)和塞巴斯汀(瑞恩·高斯林饰演)面临了同样的境遇—都是爵士迷,都在追求艺术的纯粹性。沙泽勒将他们的事业追求推进了一步,让他们尝到了成功的喜悦。

《爱乐之城》不仅是一个爬上事业巅峰的故事,更要展现站在巅峰的视野。“在‘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之后,很多事情还会发生,”沙泽勒说道。

2、演员和影片团队从各处汲取灵感

从预演一直到制作过程,整个团队每周都会组织观看诸如《礼帽》(Top Hat)、《雨中曲》(Singing in the Rain)、《柳媚花娇》(The Young Girls of Rochefort)等影片。但是,他们并不限于经典歌舞片。

沙泽勒还提到了费里尼的《八部半》,“这是一部让你不断有看片冲动的影片”,影片开头高速路上堵车场景的灵感就是来源于此。

艾玛·斯通甚至从一个具体的人身上获得了灵感。“当柯南·奥布莱恩(Conan O’Brien)离开《今夜秀》时,他在最后一期节目上发表了一番讲话,请不要犬儒,我最痛恨犬儒主义。”艾玛·斯通将这个灵感贯穿了这部电影和她的角色之中。

《爱乐之城》剧照

3、团队努力打造一种独特的平衡感。

沙泽勒和他的团队将IPhone手机、丰田普锐斯车型以及洛杉矶那些浑浑噩噩的人纳入了这部令人兴奋的电影,将复古情怀完美融入现代生活。“只有在真实的背景之下,才会产生梦幻,”导演如斯解释。

同样地,他们努力营造了情绪上的平衡。“只有自然地到达某个情绪点,他们才会开始载歌载舞。”由歌舞产生的愉悦很快就会被日复一日的失望所取代,这是沙泽勒取自好莱坞黄金时代的风格中。

“歌曲总会某个节点戛然而止,”他指出。“当一首弗雷德和金杰(Fred & Giner)的歌结束时,你总会感到悲伤…因为你回到了生活本身。”

4、《爱乐之城》团队可能在颁奖季同样高歌猛进

不止四位记者询问了影片的音调平衡,其给予了电影同样的悲痛和甜蜜。试着像沙泽勒那样去解释它——“试着取经老的音乐剧电影,但把它置于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现实中”好像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另一个记者就会跳出来表达类似的想法。

这可能是因为现在电影节刚开幕,而记者们还在享受着影片的香槟色云彩。但这也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会重复出现的论调。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爱乐之城》团队到最后回应这些问题变得很得心应手。艾玛·斯通甚至将这种音调上的击打运用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上。

在由衷地赞美了导演的思维、创意和职业道德后,她一度后仰着头,带着鬼魅的笑容调侃道,“我只是开玩笑——他简直是垃圾啊!”


| 作者:Ben Croll
|翻译:Piggy / 潜行者

潜行者
潜行者

影迷,乐迷,Larry David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