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红帽》,两个童话故事

《小红帽》(Rotkäppchen, 1954)

二战结束之初,德国陷入历史的“零点时刻”(Stunde Null),整个精神和物质世界都必须从零开始:“德国作为战争的主要发动者受到十分严厉的国际制裁,不仅国土被四大战胜国分区占领、10万多平方公里的领土被割让、不享有充分的国家主权,而且德意志民族被一分为二,形成了两个政治实体、两个德国。德意志民族背负着沉重的战争罪责,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事实上沦为二等国家和二等民族……生活在一片废墟当中的6千多万德国人基本上处于一种沮丧、无奈和麻木的状态中,被称为‘男人失去了希望、女人失去了自尊’的国家。”[1]

德国是一个著名的具有童话文学传统的国度。当西德社会遭遇“零点时刻”,童话原本所具有的幻想特征便再度在此时发挥了作用。1948至1962年间,西德童话电影处于当时儿童电影中的绝对主导地位。[2]施荣厄电影制片公司、甘绍电影制片公司、佛斯特电影制片公司[3]等14家童话电影制片公司,共拍摄了47部由真人出演的童话电影,其中26部来自《格林童话》(占总数的55.3%),余下的来自《安徒生童话》、《豪夫童话》以及其他童话文学。对于童话电影的选材,这些“制片公司无意或者有意的选择了那些尤其知名且流传甚广的故事。”[4]在公众中家喻户晓的故事全部被搬上了银幕,其中《霍勒太太》和《小红帽》等受欢迎程度高的故事甚至拍摄了不止一次。在这些故事中,“世外桃源”承载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憧憬,大量出现在此时期的童话电影之中。

在那个“与世隔绝的不遭战火的安乐而美好的地方”,人们生活在安乐祥和的气氛中。拍摄于1954年的西德版《小红帽》(Rotkäppchen)便向人们展现了这样一幅景象:在男耕女织的传统幸福家庭模式下,小红帽和母亲以及5个表兄生活在一起。在这里,小红帽作为女性被赋予了温顺、谦和、忠诚的贤妻良母形象。在她离家去探望外婆之前,充分展示了她的家务技能,做饭、缝补衣物、打扫房间等等。而在去探望外婆的途中,她还肩负为在森林中卖力工作的五个表兄送饭的任务。电影通过安居乐业的场面,试图激发出人们内心对于重建家园的渴望与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同时,影片旨在重建人们彼此间的温情和友爱,除了女性角色表现出的温文尔雅,男性则被赋予了骑士精神。当猎人英勇地从狼腹中救出被吓得瘫作一团的外婆时,看到他和颜悦色、轻声细语地安慰这个老妇人,任何人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在举手投足之间显示出绅士风范的男人,更不用说他见到女士便脱帽行礼等温文尔雅的言行了。影片最后,是这一时期西德众多童话电影惯有的场面,所有善良正义的角色围在一起又唱又跳,一派其乐融融。

作为对立一方大灰狼角色的出现几乎是在影片的结尾部分,它的功能与原童话故事中的基本一致,仅在于完成叙事中吃掉小红帽和最后被制服的功能。一方面,影片突出了和谐、理想的家庭氛围;另一方面,具有攻击性的拟人体形象在影片中被淡化,即矛盾冲突被淡化。由此建构出来的想象世界,是一个少有纷争和危险的世外桃源,从而表达出人们对于和平宁静生活的渴望。

文艺素有教化民众的职责,童话电影也不例外。由于受众群体——儿童——的特殊性,童话电影中直接宣扬意识形态的成分虽然不是很多,但不可否认,主流意识形态还是注意到了童话电影在教化方面的功能,并对此加以利用,从而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相对于西德的精神抚慰与传统价值观的引导,东德的方式则加入了不少阶级斗争的成分。

《小红帽》(Rotkäppchen, 1962)

意识形态话语进入德国童话电影的一个典型例子可见于战后东德的作品之中。二战结束后,1946年,苏占区首先在“乌发公司”的基础上组建“德发电影制片公司”[5],1948年又建立了“德发电影研究所”,为后来的东德电影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础。1949年东德正式成立后,电影事业得到迅速发展,德发公司很快成为欧洲最大的电影企业之一。在1950年统一社会党代表大会上,电影作为文化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被直接置于党的领导之下。1952年7月,统一社会党又做出了《关于提高德国艺术的决定》,艺术成为最为直接与积极的宣传力量,“艺术就是武器”[6]成为创作口号。下面要提到的,是拍摄于1961年的东德版《小红帽》。

在这部影片中,新添加的角色是小红帽的两个伙伴兔子和熊,以及狼的同伙狐狸。这些拟人体形象的出现,一方面被赋予了其本身动物性的某种特征,如兔子是胆小的、熊虽然强壮但是笨拙,狐狸是诡计多端的,这些生动的拟人体形象的出现为故事情节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如西德版一样,东德版的具体情节也在小红帽离家之前和去看望外婆的途中做了改变。在小红帽离家前,作为反派的狼和狐狸便已经出现了。故事增加了小红帽痛打到家里来偷窃食物的狐狸这一情节,这一动作使得狼和狐狸怀恨在心,从而出现了后来狐狸装扮成老妇人骗小红帽离开大路去采花从而“遇狼”的环节。小红帽的勇敢与狐狸的狡诈就在这两场对手戏中体现出来。

在“遇狼”的环节中,故事也发生了改变。影片增加了对抗的成分,由于狐狸承担了欺骗小红帽去采花的角色,因而狼便直接成为了攻击者。原本可以作为保护者的熊之前已被狐狸诱骗至别处寻找蜂蜜,胆小的兔子为了保护朋友而受了重伤,小红帽则急中生智地将放在口袋里的胡椒粉撒向狼的眼睛,狼惨叫着逃跑了。在这里,小红帽不再仅仅是需要保护的弱者,她被塑造成了积极勇敢地与敌人作斗争的小英雄形象。同时,这一版中的外婆也十分强悍,当她被猎人救出来之后,第一时间端起猎人的枪指着被俘的狼,俨然一个坚强果敢的女战士形象。

不同时代的德国童话电影都与现实生活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童话电影中虚构出来的想象世界可能是对过去某种现实的反思,也可能是创作者按照某种意图建构出来的一个理想的世界。从一个《小红帽》的东西德两个版本中,我们看到了两种不同的态度与场景,或者我们可以解释说,这便是艺术创作与现实之间存在着的双向关系,即一方面现实影响创作,另一方面作品直接影响观众,从而间接影响世界。

背景阅读:

德国是一个著名的具有童话文学传统的国度。无论是由格林兄弟搜集、整理并出版的民间童话集《儿童和家庭童话集》(下文称为《格林童话》),还是由威廉·豪夫创作的艺术童话《豪夫童话》,或者分别由德国当代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埃里希·凯斯特纳和柯奈莉亚·冯克创作的童话小说《5月35日》和《墨水心》等,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巨大的声誉与成就,同时,这些优秀的文学作品,也为德国儿童电影的基本形态——童话电影的产生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童话电影作为儿童电影中最古老的电影类型之一,在德国,几乎伴随着电影的诞生而出现。1906年,德国拍摄了根据《格林童话》中《霍勒太太》改编而成的童话电影。其后,更多的电影人纷纷投入到童话电影的拍摄之中:德国默片时代著名的表现主义导演保罗·威格纳分别于1916和1918年拍摄了根据德国民间传说故事改编的童话电影《于伯擦尔的婚礼》(Rübezahls Hochzeit)和《哈默恩的捕鼠人》(Der Rattenfänger von Hameln)。此外,还有德国导演保罗·雷尼于1917年拍摄的《睡美人》和路德维希·博尔格于1923年拍摄的《丢失的鞋子》(Der verlorene Schuh)等等。

从默片时代至二战结束,德国一共拍摄了90余部童话电影[7]——除了一部根据埃里希·凯斯特纳的小说《艾米和侦探》改编的《少年侦探队》(1931)之外,这些几乎是此时期德国所拍摄的全部儿童电影,因此,可说这时的童话电影是德国儿童电影的代名词和基本形态。[8]二战结束后,童话电影的发展在东、西德经历了不同的命运:西德于1948至1961年间拍摄的47部童话电影,构成当时西德儿童电影的绝对主体。然而,由于来自外部社会变革、政策冲击以及影片本身质量低劣等原因,西德童话电影的发展在六、七十年代出现了断裂,直至八十年代现代童话电影和根据儿童幻想故事改编的童话电影的出现,童话电影在西德才再度复活。与之相比,东德在“德发电影公司”(DEFA)成立的1946-1992年间,共拍摄了56部童话影片[9],占当时德发电影制片公司拍摄的儿童片的三分之一。两德统一后至今,童话电影依然备受各大制片公司和导演的青睐,据统计,至2005年共拍摄了15部左右[10]。其中,根据埃尔菲·多纳利的儿童幻想故事《比比小魔女》改编的同名影片,以205万人次的观众数目成为德国2002年度最受欢迎的本土影片;根据《格林童话》改编的《亨舍尔和格莱特》也入围了2006年柏林电影节的“儿童青少年电影单元”。

从最初根据民间童话和艺术童话改编而成的童话电影,到后来的原创现代童话电影以及如今非常热门的根据儿童幻想故事改编的童话电影;从剪纸、木偶到使用真人演员,从中古森林到现代社会——尽管历经了高潮与低谷,在德国,童话电影作为儿童电影的基本类型伴随着德国电影走过了百年发展历程。


[1] 刘立群,《论德国当代政治文化若干特点》,《德国研究》2006 年第1 期21页。

[2] Renate Steinchen, Märchenfilm, Eine Veranstaltungsreihe der Landesbildstelle, Berlin 1990, S.18. 《童话电影,一个国家印象的展现》

此时期内拍摄的儿童电影,除了“西德只有Onkel Tobias vom RIAS一位电影制片人致力于其他类型的儿童影片,其共拍摄了包括《伊娜,彼德和摇珠团》等在内的5部儿童电影。”以及三部根据埃里希·凯斯特纳的儿童文学作品《双彩》(1950)、《小不点儿和安东》(1953)和《飞行教室》(1954)改编的同名儿童电影。

[3] Schonger-Filmproduktion, Genschow-Filmproduktion, Förster-Filmproduktion

[4] Steffen Wolf, Kinderfilm in Eruopa – Darstellung der Geschichte, Struktur und Funktion des Spielfilmschaffens für Kinder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CSS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und Großbritannien 1945-1965, Verlag Dokumentation München-Pullach und Berlin 1969, S.65.  《欧洲儿童电影——1945至1965年在联邦德国、捷克、民主德国和英国的儿童故事片中故事、结构和功能的表现》

[5] 注:简称DEFA,这家公司以后成了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控制的国家公司。

[6] “Kunst ist Waffe”.

[7] 其中包括真人出演的影片、动画片、剪纸片、木偶片等多种童话片样式。

Cornelia A. Endler: Es war einmal… im Dritten Reich – Die Märchenfilmproduktion für den nationalsozialistischen Unterricht, Peter Lang GmbH Europärischer Verlag der Wissenschaften, Frankfurt am Main 2006, S. 356-362. 《第三帝国时期的童话教学电影》

[8] Steffen Wolf, Kinderfilm in Eruopa – Darstellung der Geschichte, Struktur und Funktion des Spielfilmschaffens für Kinder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CSSR, Deutschen Demokratischen Republik und Großbritannien 1945-1965, Verlag Dokumentation München-Pullach und Berlin 1969, S. 43-45. 《欧洲儿童电影——1945至1965年在联邦德国、捷克、民主德国和英国的儿童故事片中故事、结构和功能的表现》

[9] 其中根据民间童话和艺术童话改编的童话电影共34部,现代童话电影以及根据儿童幻想故事改编的童话电影22部。

[10] Beate Völcker: Kinderfilm – Stoff- und Projektentwicklung, UVK Verlagsgesellschaft mbH, Konstanz 2005, S.9-38. 《儿童电影:取材与项目发展》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