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列车》导演张大磊专访:所有的创作都是在“寻找”

預計閱讀時間為: 10 分

导演张大磊

四年前,青年导演张大磊凭长片处女作《八月》荣获金马奖最佳影片,可谓一鸣惊人。但与此同时,这份荣耀也难免给他带来了无形的压力。时隔多年,我们终于等到他的第二部长片《蓝色列车》,在今年平遥国际电影展上一票难求。

影片《蓝色列车》曾远赴俄罗斯取景,是一部有着冷峻风格外壳包裹的剧情片。由梁景东饰演的男主角出狱返家,决定重新开始生活。他在酒吧认识了一位俄罗斯女歌手,演唱的老苏联动画歌曲《蓝色列车》让他怀念起跟前女友在一起的旧日时光。

而电影中的那座库村,就像是张大磊导演的另一个故乡,笼罩着过往的电影记忆,也包裹着时代的游魂。在完成平遥首映后,我们有幸在第一时间采访了张大磊导演,不妨来听听他自己如何解读《蓝色列车》。

印象中,电影《蓝色列车》是2018年拍完的,如今终于顺利面世。拍完后的这两年,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张大磊:这两年的主要工作一直就是修版,原始素材远远不止这些,我的创作野心也不止如此。我最开始是希望能通过电影塑造一个库村这样的环境,然后每个人其实都有很多支线,这其中也融入了很多我全新的尝试。但在具体处理的时候难免有点力不从心,于是就一直在做割舍。目前的这版并不一定是最终的,但我想它终归会有完成的那一天。

影片长达近两个半小时,可能会有部分观众诟病时长问题。后续还会在时长上做调整吗?最后的成片你自己感觉达到了预期吗?

张大磊:暂时还不确定,因为做删减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至少在我心目中,作为一个电影作者,我觉得库村这个地方是建立起来了,这个地方的人物和风貌也都建立起来了。而且让我比较有信心的是,影片中的人物有了自己的发展轨迹,这也是我个人觉得比较成功和满意的地方。要说不足之处,就是方式的问题吧,可能这未必是最妥当的呈现方式。

第一部长片《八月》的故事是来自导演您自身的童年经历,那么《蓝色列车》的故事来源呢?这次与您的生活经历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张大磊:相比之下,第二部电影《蓝色列车》肯定是虚构的成分更多了。我今天在发布会上也有聊到,就是说《八月》其实是一个真实的故乡,他是实际存在的,也可能是我对很久以前的回忆的重塑或者再现。而《蓝色列车》里的库村所呈现的面貌,更像是一个故事。

是指精神上的故乡吗?

张大磊:说精神有点大了,我觉得更多是自己现阶段的一个感受。跟电影里的人物一样,我同样是处于一种寻找的过程,然后还有追忆。但是那些追忆又并非像《八月》里那么实际,反而会是更纯粹的内心感受。所以,我就希望能塑造出一些角色,将他们放到理想中的空间里,而这个空间就是我刚才说的另一个故乡吧,它比《八月》更模糊,距离也更为遥远。它既像是苏联或者东欧,可能又像是中国的东北。

《蓝色列车》

为何会选择梁景东和海清来担任男女主角?他们身上有什么样的特质吸引你?相比之下,对于俄罗斯的演员在执导方面有何不同?

张大磊:这又得说回到我比较相信的一种选演员的方式吧,我比较相信直觉,可能就跟交朋友那样。梁老师就不用说了,从贾导的《站台》开始就是我们熟悉的一位作者电影演员。虽然最初我也考虑过非职业演员,但因为种种原因,让我觉得还是需要选择一位既有非职业身份,同时又有演戏经历的演员。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梁老师。他本身是老师,有着很文雅的面向,而他所塑造的有匪气的老马这个形象又是他的另一面。

然后海清老师,也是很有缘分就认识了。在彼此相处的过程中,我觉得她就是我心目中那个神秘的女人,有着很强的疏离感,内心深处看似有一些自己的忧愁。虽然在最初接触时,我也曾感觉,她心里面可能未必是那个样子。她性格很活泼,但也很细腻,合作的过程中我觉得她是非常好的演员,虽然拍电视剧比较多,但她真的是用电影思维和编剧思维去考虑角色。

我们都是用“可能”来作为一个前提,而最终的很多呈现都是他们自己。包括俄国演员也是,我觉得这跟我选演员的方式有关吧,他们本身可能就是那个人物,所以并没有过多的执导。

梁景东是寻找,海清是等待;而蓝色列车则是交织他俩彼此命运的通道。这其中是否也融入了你自身对于爱情这个永恒议题的思考?

张大磊:可能真的谈不上思考,因为我自己也是在摸索。但我后来发现一个事情,所有的创作,包括我自己的剧本也好,或者之前参与过的电影也好,最后都会走到一个脉络上,就是在寻找;很奇怪,我之前并没有意识到。其实《本月》也会有些寻找的痕迹;而《蓝色列车》可能更明显,影片中的每个人都在找,男人在找消失的女人,女人在找她的发带,小伟和茜茜也一样。所以这个主题可能是藏在心底的吧。

影片在选景和布景上花费了不少心思,很多场景和道具都呈现出一种装置艺术的特色,或许还有影迷会想到考里斯马基。您在创作中是如何构想的呢?

张大磊:布景上肯定跟我自己的喜好有关系,尤其是苏联时期的美学,是我非常热爱的,无论是美术还是工业设计,我都非常热爱,投入了很多情感。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儿时的中国生活也跟苏联很像,深受苏联美学的影响,所以很自然而然就会往这个方向走。

俄罗斯人一直都很浪漫,就是到现在为止还心存一个很美丽的梦想,就像处于另一个时空。而太空梦也不仅限于苏联,很多孩子也都从小就有太空梦。我始终觉得这是极度浪漫的一件事情,而且是很日常化的。所以影片中出现那个火箭的壁画,我觉得一点都不刻意。包括考里斯马基也是,没办法,我就是很认同他电影中的人物,我是跳出影片去感受那些人物,他们是我很认同的一群人,就跟库村里面的这群人很相似。

可以说,“枪”是电影中非常重要的意像。小丑手中的枪是能够变出玫瑰花的浪漫魔法,而帮派手中的枪则是致命的暴力工具。能具体谈谈这个设计吗?

张大磊:这个并非我的有意设计,但恰恰这样的巧合我觉得最有意思。小丑用的那个枪自然是有设计的,因为他本身是个警察,但他又不希望有冲突和暴力,所以他从来没用过枪。他最喜欢的枪就是那把能变出玫瑰花的魔术枪,这个对他来说很重要。而影片临近结尾处那把枪,其实就是剧情的需要。但如果完整地去看,它可能会形成某种对比。

影片中角色们的台词很有意思,他们常常都会重复地说同一句话,这个是有意为之的吗?

张大磊:这个设计也是自然而然的。因为说回到我本人,我平时也不愿意说太多话去表达。我承认自己不太擅长写台词,如果台词太多的话,就不是我的方式,很别扭。所以影片中的角色台词就很少,那一定要说话的时候说什么呢,我觉得就要说最重要的事情。那重要的事情该如何表达呢,那就是这样。其实他们的角色就是很笨拙,而不是伶牙俐齿的。他们只能把最重要的事重复、强调出来。

《蓝色列车》

影片中选择的苏联歌曲都很有地域辨识度,这其中应该也包含了你自身对于音乐的理解,能谈一下影片中的配乐和选曲吗?

张大磊:音乐里面,有意选择的实际上是两首。第一首是《蓝色列车》这首歌本身,那它的核心意义就不用说了。而另外那首就是《Stars Await Us》(星星在等我们),就是他跳迪斯科时响起的那个音乐,也就是《蓝色列车》的英文片名。这是特别热烈的一首歌,在八十年的苏联,大家都很熟悉,关键是它的歌词非常好,是一首特别热烈又伤感的名曲。而它的风格又是火热的迪斯科,让我能体会到老马对卡琳娜,以及对库村的一种强烈的怀念。

影片中用到的其他音乐,实际上就是我平常听音乐的习惯。这方面真的跟《八月》很像,很多歌并不用刻意去寻找,就是我平常在听的。我的歌单里会有一些苏联时期的老歌,有一些摇滚乐。然后配乐方面主要用到两段,一段是拉威尔,另一段是武满彻,也是我平时会听的。

从《八月》到《蓝色列车》的这些年,你自己身上发生的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不变的又是什么?

张大磊:不变的,我觉得可能是我所关注的人,或者是对自己的定义没有变。而我所关注的这些人,无疑也是对我自己的定义,就是那种不复杂的、甚至有点笨的人。但是,他们又总是容易陷入到一个实际的情绪里面,无论他们寻找还是回忆,都不是特别实际。创作上面我觉得自己还是离不开这个,这是我觉得没变的地方。那么变了的,可能就是我有一些新的尝试想要去做,虽然难免会不成熟。

你会介意大家拿《蓝色列车》跟《八月》对比吗?

张大磊:不介意,我相信大家只有去对比才能看到不同,看到新的可能吧。因为这两部电影确实是不同的,我也没办法用同种心态去完成这两部电影。

我记得谢飞导演在曾经给《八月》的短评里说,年轻导演要迅速投入下一部电影的实践。但从你目前的创作周期来看,其实并不算迅速;或许当下的很多青年导演都面临着这样的状况。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吗?

张大磊:我觉得还好吧,因为我中间也没有停止工作,除了继续写剧本,我还是拍了一些短片。我并没有考虑太多,都等准备好了再说吧。

说说下一部电影吧。目前有没有新的故事构想,让你有开启第三部电影的创作冲动?

张大磊:其实剧本都有了。我有个野心就是说,会继续延展库村的故事,包括小伟和茜茜如何去了库村,为什么蓝色列车对他们这么重要,然后小伟那个俄罗斯兄弟跟他们是啥关系,这些都会有前后。包括《八月》其实也会有一个延续。

预计《蓝色列车》什么时候会上映呢?

张大磊:我之前想过能在冬天上映,因为是冬天拍的戏,很适合在冬天上;但是也要考虑一些问题,就是冬天上映会有什么状况吗。我很希望能让更多人看到这部电影,以更常规的方式去看,而不仅仅是电影节。

然后我还希望在《八月》和《蓝色列车》后,能做些电影以外的东西,比如其他类型的创作。我现在和一些艺术家朋友也在聊,比如电影里的元素,能否做成一些周边,或者绘画方面的创作等等。也包括音乐上的合作,因为国内真的很少有人关注苏联音乐,它其实真的是自成一体的,我就特别希望能在这上面做点什么,也算是《蓝色列车》的一部分。

《乐队的夏天》你有看吗,有没有喜欢的乐队?

张大磊:Joyside肯定是第一,那是有情怀的,木马也是有情怀的,然后五条人我很喜欢,我觉得五条人就像是我电影里的角色。然后Mandarin我也很喜欢。

张大磊在拍摄《蓝色列车》时给俄罗斯演员说戏。|©️张大磊

|原文首发于“看电影看到死”公号((微信公众号ID:KDYKDS))

陆支羽
陆支羽

知名影评人,第十届西宁FIRST青年影展初审评委,自媒体“看电影看到死”主编,鲸鱼放映室、暂安处艺术空间联合创始人,前腾讯视频专题编辑,曾在《中国企业家》开设“不散场”电影专栏,在时光网、《看电影》杂志、《京华时报》、《青年文学》等发表大量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