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元樱
黄元樱

伪学院派,不务正业的编剧,业余影评人;确实认认真真在生活,时时刻刻在思考。

推拿:娄公子的残酷深情物语

娄公子则一路用他风格迥然的手持镜头摇出了一条潮湿躁动的临江地带,晃出了一个暧昧不安的迷离世界。可能这条蜿蜒的长江途,娄烨亦是边走边摸,瞎的也就慢慢明了。

0 Shares

生母殇,养母恸——《亲爱的》

导演确实抖了不少聪明,但确实也描摹了社会众生相,质疑着制度和秩序的不公正、不合理、不近人情,传递着人文关怀。尽管戳痛和揭露都有限,它作为一个流通的商业电影,已经很走心。

0 Shares

《偷情大丈夫》:婚姻很长,高潮很短

片中亦有提及典型父权立场的双重标准:男人偷吃是风流情圣,女人越矩就是下流荡妇。这在中国的老观念里根深蒂固:类似一把茶壶理应配很多茶碗,一把锁若什么钥匙都打得开就了不得了。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