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0

《上海,上海》:城市记忆的重建与救赎

《上海,上海》的剧情,以上海著名地标性娱乐场所——“大世界”创始人刘恭正(段奕宏饰)的传奇一生为主线,用一种黄钟大吕、恢宏开阔的史诗视野,全景式地展示了上海城市发展的世纪沧桑。别的不说,单是从辛亥革命到1949年解放绵延近四十年的时间线,便足以将“小家子气”的魔咒踩在脚下。更为重要的是,本剧在对上海城市文化记忆的影像呈现上,也大体实现了对海派电视剧已有叙事经验的延伸和超越。

0 Shares

試著粗略地整理一下對《全面啟動》(inception,《盜夢空間》)的一些思考

这部片首先有两种方向的结构呈现,一个是属于「集结人手的任务执行」模式,简单说就是为了进行一项任务而需要集结任务所需的人手。很难说这种类型的原型从何而起,只能说这种模式相当适合于冒险或者谍报类型作品,且不限于电影,漫画等材料也经常采用;更不用说是一些影集的基本构成,好比最近被拍成电影版的《天龙特攻队》那样。不过这并非是本部片的特点,为人称道的是多层「片中片」的构成。

0 Shares

夏布洛,下好離手!(權充悼文)

與侯麥過世當天寫給他的信不同,對於夏布洛(Claude Chabrol,1930~2010)我更多是某種懺悔,因為在他將近五打作品量中,我才看過一打多。要說為他寫篇紀念文章,實在也沒有任何說服力。在這裡僅能根據對他略知的一二整理一些心得罷了。

0 Shares

关于影评的一点常识及《山楂树之恋》

《山楂树之恋》的懒惰,在于它几乎完全放弃了叙事和场面调度。这更像是张艺谋拍了部电视剧,然后将其中的“精华片段”剪了出来,拼成了一部电影。这样必然会造成影片叙事的不连贯,那么《山楂树之恋》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答案是:上字幕。白底,黑字,多省事。

0 Shares

《欢迎来北方》:法国电影史上的奇迹

历年法国本土票房最高的法国电影 一部中低成本的喜剧片,忽然成就了法国电影史上的奇迹,整个三月,人们都在谈论同一部影片。上映五周后,在媒体和舆论一篇喝彩加油声中,这部影片就打破《虎口脱险》保持了四十二年之久的法语电影票房记录。生来热爱喜剧的法国人,如今见面第一句话就是:《Bienvenue chez les Ch’tis/ 欢迎来北方》,今天你看了吗? 法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一直都是《虎口脱险》,一千七百万人次的票房,也只有97年的好莱坞大片《泰塔尼克号》能够超过它。而今年这部即没有大牌演员,亦无复杂情节和宏大背景的生活轻喜剧,在4月8日以一千七百六十万人次的历史性突破,成为了史上最卖座的法语电影。 每四个法国人中,就有一个去看了这部影片,许多十几年不看电影的人,昨天也走进了电影院。‘不可思议的奇迹!!’法国媒体为《欢迎来到北方》而惊呼,也为导演,年轻的喜剧明星丹尼·伯恩而赞慕。在影片上映之前,没有人能预料到这种成功。丹尼·伯恩属于那种半红不黑的喜剧演员,有自己的舞台独角戏,也常在喜剧片中担当配角。他的喜剧独特之处,正在于自己的北方口音,每每用方言配以憨厚的造型,来博取观众同情的笑声。这种手法我们并不陌生,方言味浓厚的《武林外传》和《疯狂的石头(blog)》(blog),都曾拿下不俗的票房和口碑。这类喜剧,更多的依靠地域文化的差异和碰撞,在似是而非之间寻找笑料,在同一个语言体系里相互融合 既然打破的是《虎口脱险》的记录,那就不免把《欢迎来到北方》与之相比较,来发现一些成功的规律或是巧合。最明显的相似之处,就是‘二人转’式的角色对话。在《虎口脱险》里,路易·德菲奈斯与布尔维尔身份迥异,性格上一个精明一个憨厚,从开始碰撞争吵到后来一同作战,打造了一套经典的喜剧形式。《欢迎来到北方》里也借鉴了这种人物设定,南方人碰到北方人,一个热情外向一个憨厚内向,两种不同的习俗和性情,通过方言的解构,最终也能在笑声中和睦相处。 当然,伯恩不是布尔维尔,卡德·梅哈德更比不了德菲奈斯,《欢迎来到北方》只是在票房上超过了《虎口脱险》,却无法撼动后者在影史上的地位。这种寄托于方言上的喜剧,毕竟有他的局限性,离开了语言和文化的土壤,其笑料很难在外国观众面前产生效果。观众如果不懂法语,就无法理解为什S 读成 Ch 会如此好笑,把宾语les meubles放在主谓语 Il…

0 Shares

西班牙导演阿莱克斯·德拉·英格莱西亚专访

西班牙导演阿莱克斯·德拉·英格莱西亚(Alex de la Iglesia)本届影展的参赛片《伤心小号曲》(Balada triste de trompeta),是一部天马行空想像力纵横的另类作品,在媒体放映后收获了极高赞誉。影片最终为导演在威尼斯赢得了最佳编剧奖和最佳导演银狮奖!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