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2

歡迎光臨,安妮奶奶的遊樂園

早在半個世紀前,被稱作是「新浪潮的老祖母」的阿涅斯.瓦爾達 (或譯為安妮.華達) 就曾到訪過中國,這位「傳說中的人物」既是詩人、導演、也是裝置藝術家、女權運動者……,她的多重面向預示著我們不可能用單一身分來框限她、理解她。

0 Shares

【HKIFF2012】舒琪访谈:我很不喜欢谈香港电影,我已经没有兴趣看了

现代社会的假象太多。现在很多都是一夜成名,而且是全球闻名。现在电影人参加电影节的目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在戛纳赢得一个奖项好像一下子就赢得了全世界,感觉太好,虚荣心太大,这给电影工作者的影响很坏。陈凯歌当年为什么能拍出《黄土地》,因为他的目的纯粹就是为了拍《黄土地》,当时他们一无所有,电影就是他们的全部。但是《黄土地》之后,他们就想再拍一个“黄土地”,因为它带来了太多东西。人们去过一次戛纳之后,总是想再卷土重来,可是那已经不叫电影了

0 Shares

不美好,很尴尬

《美好2012》由优酷出品、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监制,它在形式上接近于前两届香港国际电影节的城市四重奏系列(《香港四重奏》、《香港四重奏II》),找来四个国家地区的知名导演,各自拍上一段几十分钟的短片,再组成一个松散的长片合集,彼此毫无关联。尽管看起来模样相似,但《美好2012》的质量实在堪忧,看得出几个导演根本没有花心思在上面,拿了钱就拍屁股走人。从新意和创意上,它既不如去年的《香港四重奏II》(《天机泄》是我相当喜欢的一个短片),也不如台湾导演全线出击的《10+10》。

0 Shares

【HKIFF2012】寻找台湾电影的魂

严格来说,《10+10》这份名单并不足以反应台湾电影的创作全貌,它缺少了正在积极参与内地合拍创作的钮承泽、林书宇、苏照彬、陈正道等人,同时像蔡明亮、李安这种游离在金马和台湾视野之外的导演也没有入选。或许,主办方要的是这个短篇集的纯粹性,即台湾味道要浓,要正统。然而,这个理由并无法解释朱延平和张艾嘉的入选。或许,面对这两位在资历上的德高望重,金马实在规避不了。

0 Shares

【译】女子也疯狂——挑衅的一群

这几部电影并不是代表着一种新的趋势。真正的趋势是这个一直以来的情况:各种男性中心的电影形态。正如专栏作家Melena Ryzik在她纽约时报专栏“投机者(Carpetbagger)”上面所说的那样,在过去的三年她所报道过的颁奖季中,她观察到所有竞逐奖项的影片都是讲述“男性的生存危机”。即使是以女性为题材的《黑天鹅》(Black Swan, 2010)和《珍爱》(Precious, 2009)也不例外。

0 Shares

『美麗青年全泰一』:青年

《美麗青年全泰一》是關於韓國七十年代工人運動先鋒全泰一的傳記式影片,描述了全泰一短暫而又燦爛的一生。影片有兩條線,一條是黑白鏡頭下的全泰一,另一條則是彩色鏡頭下的英來,一位因被全泰一精神而感染不惜萬力為全泰一編寫傳記的辯護師。

0 Shares

【译】媒体文化精神分裂分析宣言(作者:Patricia Pisters)

媒体是一种内在性的系统,它依赖于自身。作为一个抽象机器,它总是在生长着、扩张着和生产着:从最残酷和恐怖的到最美丽和崇高的。它总是生产和反生产。精神分裂分析不是一种疾病,而是作为理解影像的内在性力量的一个过程和方法,我们为了操作它们而必须首先劈开(但并不击碎)它们。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