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3

《青春派》:看谁的青春?

《青春派》与刘杰有关,但又和他无关。他制造了一份高龄产品,从中你看不出他自己的青春,而是编织的他人青春。

0 Shares

王全安:自己面对,自己尽兴

 ”不能把观众的胃口做坏”,这是他拍电影的坚持——否则,获得财富层面的满足也毫无意义。他坚信”电影不是获得财富的工具。”电影是可以传递思想的,而关键在於,创作者怎样去把握其中的尺度。

0 Shares

《盲探》:爱情是最美好的惊吓

光从片名,它会让人联想到《神探》,就连盲探庄士敦的破案方式也与“神探”有相通之处。可是,此番杜琪峰和银河兵团玩得更嗨:在接连不断的惊悚和悬念下,《盲探》不忘打情骂俏,竟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喜剧片。

0 Shares

陆川:时代嬗变 深爱依旧

这个最近在内地被攻击得最多的导演,实际上只是个深爱电影的人,对他来说,生活就是电影、电影……没有太多其他的东西。《王的盛宴》是一个挫折,但挫折并非惨败,对陆川来说,挫折反而能带来思考与自省。

0 Shares

《大明猩》:为3D效果点赞

围绕《大明猩》的卖点只有3D的猩猩。3D电影追求真实,要高于现实,同时还得是“高于现实的真实”。当《阿凡达》已经制造了完全属于奇观的世界,《大明猩》还在追赶的路上,只做到了人与猩猩的交流互动。

0 Shares

《盲探》:放下执念 风日洒然

这次,《盲探》借着爱情片和侦探悬疑片的壳,说的是“放下执念”,以区别于《大块头有大智慧》的“因果论和业随身”,《神探》的“每个人心都有鬼”及《再生号》的“往生和执着”,如此一路循迹觅来,发现韦生的思想感悟也在逐步提高。

0 Shares

松本俊夫和日本艺术剧院协会

从纪录片到故事片,中间还有非常个人化的电影和使用数个屏幕同时播放的装置艺术。松本俊夫自由地探索了20世纪发明的图像的所有表达方式。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