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14thFrenchFilmPanorama

《私人采购员》:阿萨亚斯恐怖片领域的有趣尝试

法国导演奥利维耶·阿萨亚斯的新片《私人采购员》是本届戛纳竞赛单元唯一一部掌声开始嘘声结尾的影片,但嘘声是不是代表影片水准这一点显然充满争议,推特等社交平台因为这部影片再一次热闹起来,很多人对影片结束长达几分钟的嘘声表示不解和不满。 这样充满争议的影片很常见,但对阿萨亚斯来说并不常见,之所以评论这样分化,是因为阿萨亚斯这一次的自我挑战。惊悚片不是他第一次触及,但《私人采购员》非常特别,是阿萨亚斯在心理恐怖片上的一次勇敢和有趣的尝试。 莫林(克里斯汀·斯图尔特),一位在巴黎的年轻美国女孩,她的工作是替明星凯拉采买衣物饰品。她讨厌这份工作,却需要这份工作维持在巴黎的生活,因为她要等待——等待在巴黎去世的双胞胎哥哥从另一个世界给她传递的消息。但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让事情变得破朔迷离,神秘房卡、室内惨案接连发生,“鬼魂”或者是“恶灵”已经渗透到莫林与所有人的关系中——包括与外地出差的男友、哥哥刘易斯的生前女友、以及让她厌恶的明星老板。 很明显阿萨亚斯想要尝试一种实验的方式,影片最初有一种奇怪的割裂感,斯图尔特明星私人采购的部分和通灵的部分根本不搭,感觉在看两部影片。影片一开始就用空间调度、阴冷色调制造出恐怖气氛,我们看到莫林可以通灵,她在偌大的空房子里等待自己去世的双胞胎哥哥从另一个世界发来的讯息——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约定。然而画风一转,莫林生活中的角色是明星凯拉的衣着穿戴私人采购员,阴冷的恐怖气氛一下变成了巴黎、伦敦、米兰这些时尚大都市的光鲜亮丽。莫林对这份工作厌恶无比,对自己的老板充满怨念,她每天灰头土脸的骑着电动摩托车运送着那些奢侈品,看起来漠不关心,但骨子里对这些物质充满欲望。 渐渐的,完全不搭配的两种风格渐渐融合到一起,产生一种现代感强烈的灵异恐怖气氛。莫林对那些奢饰品的欲望其实并不是拥有他们,而是强大压力带来的一种迷失。我们隐隐猜测到的这些,是通过莫林和一个神秘号码的短信交流而来。莫林认为这个未知号码是鬼魂的力量,与它进行了大段对话,于是摄影机盯在苹果手机屏幕上,文字输入对话的镜头加起来至少有十几分钟。这是阿萨亚斯进行的另一个结合实验:将玄妙的灵异世界与现代科技编织在一起。虽然邮件、短信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恐怖片中,但导演将镜头长时间放置在上面,让现代信息沟通(包括YouTube视频、短信SMS)几乎成为角色之一,这是前所未有的。 尽管影片里鬼魂的形象很搞笑,但这不能太苛刻阿萨亚斯,毕竟法国几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鬼片。而且导演要说的是潜意识里的恶意,悬念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对那个电脑3D形象宽容些吧,起码惊悚恐怖的部分是非常出色的。从YouTube上的“桌仙”游戏,到满室血腥的凶案现场,观众还是被吓了个够呛。 本片是斯图尔特和阿萨亚斯的第二次合作,上一次《锡尔斯玛利亚》让斯图尔特一个美国人拿到了法国凯撒奖最佳女演员。出柜后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真是越来越好,影片里一身飞行员夹克帅的一塌糊涂。这次她有两部主演的影片亮相戛纳,伍迪艾伦的开幕片《咖啡公社》里表演就可圈可点,《私人采购员》里的角色更是迷人。虽然斯图尔特的所有角色都多少有一点类似的气质,但这更好的标记了演员特点,除去那点“斯图尔特标签”,她对各个角色的把握已经非常成熟。从“暮光女”到法国凯撒奖最佳女演员,这样好的状态走下去,表演类的最高奖总有一天是她的。 版权合作©️搜狐娱乐 |原文链接

0 Shares

《欢迎来北方》:法国电影史上的奇迹

历年法国本土票房最高的法国电影 一部中低成本的喜剧片,忽然成就了法国电影史上的奇迹,整个三月,人们都在谈论同一部影片。上映五周后,在媒体和舆论一篇喝彩加油声中,这部影片就打破《虎口脱险》保持了四十二年之久的法语电影票房记录。生来热爱喜剧的法国人,如今见面第一句话就是:《Bienvenue chez les Ch’tis/ 欢迎来北方》,今天你看了吗? 法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影片一直都是《虎口脱险》,一千七百万人次的票房,也只有97年的好莱坞大片《泰塔尼克号》能够超过它。而今年这部即没有大牌演员,亦无复杂情节和宏大背景的生活轻喜剧,在4月8日以一千七百六十万人次的历史性突破,成为了史上最卖座的法语电影。 每四个法国人中,就有一个去看了这部影片,许多十几年不看电影的人,昨天也走进了电影院。‘不可思议的奇迹!!’法国媒体为《欢迎来到北方》而惊呼,也为导演,年轻的喜剧明星丹尼·伯恩而赞慕。在影片上映之前,没有人能预料到这种成功。丹尼·伯恩属于那种半红不黑的喜剧演员,有自己的舞台独角戏,也常在喜剧片中担当配角。他的喜剧独特之处,正在于自己的北方口音,每每用方言配以憨厚的造型,来博取观众同情的笑声。这种手法我们并不陌生,方言味浓厚的《武林外传》和《疯狂的石头(blog)》(blog),都曾拿下不俗的票房和口碑。这类喜剧,更多的依靠地域文化的差异和碰撞,在似是而非之间寻找笑料,在同一个语言体系里相互融合 既然打破的是《虎口脱险》的记录,那就不免把《欢迎来到北方》与之相比较,来发现一些成功的规律或是巧合。最明显的相似之处,就是‘二人转’式的角色对话。在《虎口脱险》里,路易·德菲奈斯与布尔维尔身份迥异,性格上一个精明一个憨厚,从开始碰撞争吵到后来一同作战,打造了一套经典的喜剧形式。《欢迎来到北方》里也借鉴了这种人物设定,南方人碰到北方人,一个热情外向一个憨厚内向,两种不同的习俗和性情,通过方言的解构,最终也能在笑声中和睦相处。 当然,伯恩不是布尔维尔,卡德·梅哈德更比不了德菲奈斯,《欢迎来到北方》只是在票房上超过了《虎口脱险》,却无法撼动后者在影史上的地位。这种寄托于方言上的喜剧,毕竟有他的局限性,离开了语言和文化的土壤,其笑料很难在外国观众面前产生效果。观众如果不懂法语,就无法理解为什S 读成 Ch 会如此好笑,把宾语les meubles放在主谓语 Il…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