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Andre Bazin

在文化創意邏輯的遊戲中我們能期待什麼樣的好電影?

作者對於這本信息量巨大的專著自謙只是一本「導論」,確實,它要兼顧那麼多電影乃至於文藝理論方法,並且多數都花了篇幅說明這些其核心原理與使用方式,又礙於篇幅的限制,當然只能是「導論」。但在整體說明上極為細膩又條理清晰。說它是一本指導手冊亦不為過。

0 Shares

巴赞与多尼尔-瓦贵兹专访布努艾尔

能屈能伸地,布纽尔像是突然因竞技场光芒失明的怀旧公牛。他轻微的耳聋增加了他偷走的无尽孤独的印象。一个细小的栅栏藏匿了这个人,温和的、平静的、纤弱的、缄默的,以及本质上不会有最细微的妥协或一丝虚伪。以下的访谈是一个绝佳的画像。有两件事可以定义他,尽可能地像这位神秘、害羞与谦虚的西班牙人能被定义的那样。一是昆虫学家聪慧的注视(bright gaze),另外,套一句他在访谈中关系到鲁宾逊与星期五的陈述:「彼此以有自尊的个体重新发现」。

0 Shares

要問安德魯什麼問題?

《電影是什麼?》涉及廣,但它作為認識電影的角度,較少直陳方法的操作,從這個角度看,並且從對美學的抉擇角度來看,選擇另一個文本作輔助是必要的。那麼就只能是愛森斯坦,特別是目前有中譯本的《蒙太奇論》與《並非冷漠的大自然》。

0 Shares

于洛先生与时间——安德烈·巴赞

如同所有伟大的喜剧一样,《于洛先生的假期》中的喜剧也是冷眼观察的结果。但是,Jacques Tati的喜剧似乎并不悲观,至少不必卓别林的喜剧更上甘(也许,这正是作品极富光彩最可靠的保证)。Tati塑造的人物与周围世界的愚蠢恰成对照,显示出一种灵巧的秉性;他表明,始料未及的事随时可能发生,会打破蠢人的秩序,就像把轮胎当墓地上的花圈,把葬礼变成嬉戏一样。

0 Shares

巴赞的反现实主义(二)

巴赞的电影影像本体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样一种新旧哲学思潮交锋的产物,因此显得极为复杂和矛盾,而这也正是其理论的张力所在。我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对巴赞的影像本体论做全新的阐发。

0 Shares

巴赞的反现实主义(一)

此文为本人参加由上海大学、法国《电影手册》(Cahiers du Cinéma)杂志、中国电影评论学会联合举办“反思电影批评与理论:纪念安德烈•巴赞诞辰9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2008年6.12-14)大会上的专题发言论文,后发表于台湾《電影欣賞學刊》2009年1-3月号(总第138期)——汪炜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