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ustry | 行业

CinemaCon大会电影大事件总结

为期四天(3月27至30日)的拉斯维加斯美国电影产业大会CinemaCon为全球影迷放出了众多夏季和颁奖季新片讯息和预告片。

艺术电影、艺术观众和艺术影院——从美国电影的产业格局管窥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

“电影的艺术性或思想性,其实都是为电影的商业性这一根本属性而服务的,是其与生俱来的默认值,是无需刻意强调的东西。” 从业三十余年,惯看电影产业的秋月春风,对行业的理解越来越趋向极简主义。尤其是多年来游走于国内外的各种讲坛,口中的电影理念,竟可以用“两类电影”来一言以蔽之。 纵观当今电影版图,无非两类电影:美国电影/世界电影;好莱坞电影/非好莱坞电影;英语电影/外语电影;商业电影/艺术电影;制片厂电影/独立电影;大预算电影/低成本电影;大片/小片;大众电影/小众电影。我们作为从业者,从一开始就要选取自己的定位,明确自己所要操持的是这两类电影中的哪一类的哪一个环节。这一电影坐标两极的右端,尽管从市场规模上比之左端是小巫见大巫,但在世界电影的产业格局中,却是一个与统领着全球主流电影商业的好莱坞制片厂商业大片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不可忽视的独立存在,是一个与好莱坞闪烁着同样光芒而且更加隽永的世界电影梦,其烛照之势同样延及全球,对中国(独立)电影人的借鉴作用远超于咱们尚难企及的好莱坞大片。对此,本人早在17年前就曾在一个连载于《中国银幕》的《解构好莱坞》系列中撰文解读,在此可以照录如下: 在好莱坞的风景中,“独立公司”的概念是与电影产业的形成相伴而生的。早在爱迪生时代,那些从制片、发行到放映等各个领域游离于爱迪生的电影专利公司的公司,即被称为“独立公司”。当今这些“大公司”即是脱胎于当年那些不断发展壮大的独立公司。随着时代的变迁,美国电影产业已经发展成为一项多层面的产业,诸多不同规模和类型的机构参与着从项目开发到市场营销等全过程的部分或全部环节。然而,堪称“大公司”者只有那些从人力、财力和物力上能够全线介入制片和发行,具有丰富的馆藏节目,拥有自己的厂房设施,并占据相应市场份额的公司。到目前为止,由于不断的购并和重构,能称为大公司者仅有六家:沃尔特·迪斯尼公司、索尼影片公司、派拉蒙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华纳兄弟公司和环球影片公司。当年的大公司米高梅由于不断重构,规模越来越小,已经无力和其他六家齐头并进了。除此之外,好莱坞的版图便由其他独立公司所瓜分。独立公司中的强者,如新线影院和梦工厂,在业内成为了一个“矛盾修辞法”的范例,被称为“微型大公司”或“小大公司”。 早年成立的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简称“MPAA”)成为大公司的代言人,在美国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对大公司(即其成员公司)的利益,承担着“保护”和“服务”的职能。为了改变独立公司多年来散兵游勇的状况,几个独立公司老板也于80年代初发起成立了一个“美国电影市场协会”,并从成立初始便开始举办一年一度的美国电影市场(American Film Market, 简称AFM),成为继戛纳电影市场和米兰电影市场之后的另一个重大的国际性电影市场活动,并大有取而代之之势,堪称世界各国独立影片最大的交易市场。目前在美国电影市场协会注册的独立电影公司已有119家。因此,好莱坞的版图被分割成以美国电影协会和美国电影市场协会为代表的两大板块,使美国的电影产业形成了相辅相成的三个分支:大公司、特色影片公司和B级影片公司。这三个“次产业”各自制作和发行着不同类型的影片,其营销方式也各不相同。 其中最大的分支自然是大公司。美国每年影院发行影片约450到500部左右。其中,大公司发行的影片为150到200多不等,其余则为独立公司或大公司的特色影片发行部发行。每年约有12部影片国内票房超过一亿美元,36部左右票房超过5000万美元。刨去居高不下的制片和营销成本以及放映商的留存份额,大多数影片都不能从国内发行中收回成本。所幸的是,家庭录像、电视、海外发行以及商品开发等下游产值可能高达国内影院票房的3-6倍。尽管大公司制作和发行的影片数量不到独立公司影片的一半,但他们每年要攫取全美国内票房收入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自从1975年《大白鲨》一炮打响之后,大公司便开始注重于制作和发行具有大片潜力的影片。大公司经理人员的梦想是不仅要制作出一部广受欢迎的影片,而且还要创造出一个新的商业品牌。因为此类影片能够产生数亿美元的票房收入,外加来自于家庭录像、电视媒体、影片续集、玩具和其他商品开发、音乐声带专辑以及主题公园游乐项目等可以从原影片中榨出钱财的各种前景,像《侏罗纪公园》和《狮子王》这样的影片便能够开掘出一道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收入流。 尽管大制片厂偶尔也发行较小的影片(常常是能获评论界青睐并有获奖呼声的名品佳作、可以强化与明星大腕关系的项目和\或能够以低廉预算制作完成的项目),但其主要重心则放在潜在大片之上,尽管许多大片选手最终都未能实践其潜力。 潜在大片的营销规模总是浩浩荡荡。依照惯例,影片总是在500块或更多银幕上同时上映,多者更高达2000到3000块银幕,甚至更多,如《哥斯拉》。大规模上映以其全国性的广告宣传大战作为坚强后盾,充分利用电视、广播和整版报纸广告。与麦当劳的一笔跨行业推广交易亦可使其广告费增加数百万美元。 而独立公司则主要制作和发行另外一种不同类型的影片,即特色片。这类公司包括索尼经典影片公司、米拉迈克斯公司、十月电影公司和高德文公司。这类影片并不面向大面积观众群,其观众主要是年轻的城市专业人员。这类影片的例子有《性、谎言和录像带》(Sex, Lies, and Videotape,1989))、《欢迎到玩偶之家》(A Doll’s House,1992)以及《麦克马伦兄弟》(The Brothers McMullen,1995)。这种影片通常是独立融资(即不由发行商出资),以低成本制作,没有大牌明星,即使有乐于奉献的明星加盟,其片酬也非常低廉而且是一次性支付。较之大公司的大片,特色影片的品位不落俗套,而且格调更为诡异。 特色影片很少通过电视广告进行宣传。发行商更多地是仰仗义演、免费宣传、电影节放映、媒体影评及其他旨在传播正面口碑的方式。 大公司和特色影片公司的区别即如大百货商场和小时装专卖店。这两类商店经营的都是服装行业,但各自销售的产品却迥异其趣,其营销方式也大相径庭。大商场面向大众,它所寻求的是能够调和众趣的服装。他们采办的服装在世界各地的大小市场均能行销无误,其进货和销售都是以量取胜,而且其连锁店还会不惜巨资大作广告。他们并不采办标奇立异的货品,因为这些东西在其顾客群中需求量甚少。 时装专卖店则不然,他们采购的货品都是投其高档顾客所好,而其顾客所寻求的则是通常在连锁百货商店很难找到的风格不同、趣味脱俗的东西。时装店也许营业额较小,但其经营成本亦更低,广告支出微不足道。时装店不以销售额的大小来与大商场竞争。在大商场极为抢手的化纤休闲服,时装店绝不会进货。 大公司的经营方式即如大百货商场。他们寻求的是能够迎合大众市场的影片。而特色片公司寻求的则是一些能得其高档顾客青睐的特别的东西。 不过,有鉴于独立影片市场的不断繁荣,而且多年来的奥斯卡奖都为独立影片抢夺,财大气粗而又不屑于制作小片的大公司便开始纷纷购并独立公司,将许多特色片公司收编到他们的旗下,如米拉迈克斯隶属迪斯尼,新线归于时代华纳,索尼经典出自索尼,福克斯探照灯依附二十世纪福克斯。最后一家硕果仅存的名见经卷的独立公司十月电影公司也已经卖给环球。因此,更恰当的比喻也许是,特色片发行商就像是一家大百货商场的时装专柜。 发行公司的分类因为大公司购并或自设特色片分部,而变得模糊。大公司旗下的这些小公司都有或多或少的自主经营权,但其母公司为其提供财务后盾,使其得以染指大一点的项目。这些特色片分公司越来越多地自己出资拍片,而不仅仅是购买独立制作的影片,因为对最佳独立影片的抢夺竞争已经变得越来越激烈。 美国电影产业的第三类主要分支是B级影片公司。此类公司经营低成本的类型影片,通常是一些色情加暴力的货色。像罗杰·科尔曼监制的《雷克斯暴龙》(Carnosaur, 1993)和罗伊德·考夫曼(Lloyd Kaufman)特罗马娱乐(Troma…

提升迷影逼格,带你逛法国小众电影院

Mac Mahon – 地铁站:Charles de Gaulle Etoile 这家电影院位于凯旋门附近,从地铁站 Charles de Gaulle Etoile 下来之后,不稍两三分钟就能走到。它位于香榭丽大街的背后,其冷清程度与香街如火如荼的购物热潮形成了鲜明对比。影院门脸很小,看起来很不起眼。但事实上,它却是巴黎极富传奇色彩的影院。 迈进大门,就能看见一个老式红色装饰的售票亭,橱窗玻璃上贴着票价:全价票7.5欧,优惠票6欧,旁边还标识着不得以任何借口退票。法国人对于美国人既艳羡又鄙视的态度,也许能在这家推崇好莱坞的影院中找到答案。最近,约翰·卡索维茨(John Cassavetes)执导的《爱的激流》(Love Streams,1984)正在重映,据说票还卖得不错。 影院开放于1938年,直到1944年二战胜利解放巴黎,它成了将好莱坞影片带给巴黎观众的放映前阵。(美国电影在被德军占领期间遭到禁映,以致大量好莱坞拷贝被积压)影院老板埃米尔·维永(Émile Veillon)是个魅力非凡的人,他的排片引来一群充满激情的迷影青年,如皮埃尔·里森特(Pierre Rissient)、米歇尔·穆赫雷(Michel Mourlet)、贝特朗·塔维涅(Bertrand Tavernier)、帕特里克·布里翁(Patrick Brion)等等。他们常聚于此观赏影片,并写下评论向大家推荐自己喜爱的导演。Mac Mahon的定位非常明确,在制片厂系统下工作的电影人里,被他们奉为四杰(carré d’as)的是:弗里茨·朗(Fritz Lang)、约瑟夫·罗西(Joseph Losey)、拉乌尔·沃尔什(Raoul Walsh)以及奥托·普雷明格(Otto Preminger)。值得称道的是他们完美的职业水准与经典的拍摄手法,人们给予其影片“透明的场面调度”一说。不过,Mac Mahon的影评人也普遍被认为非常好斗,他们会抨击那些与其偶像相左的电影制作者,比如像伯格曼和安东尼奥尼这样代表着欧洲现代主义电影的大师,这与 Mac Mahon 影院盛行的口味完全对立。即使是奥逊·威尔斯(Orson Welles)也遭到了两极的待遇,他们嘲笑《公民凯恩》过度复杂的结构,却又倍加推崇《安伯逊大族》为其真正的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