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s | 访谈

诗意地凝视——沃纳·赫尔措格访谈

我一直对学电影的学生说,看电影是学习手艺,然而,除非你读了很多书,否则你永远不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优秀电影人。

奉俊昊:幽默感也源自于焦虑

《寄生虫》的制片规模较小,但更像是电影大师的作品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依旧保持了许多鲜明的个人烙印——壮观的视觉效果,诡异的恐惧感,黑色荒谬的幽默——同时将之压缩成两小时长的惊悚片。

库布里克谈《闪灵》(访谈者:Michel Ciment)

所谓传统就是指故事是按照一段段的对话串在一起的。大多数电影和舞台剧比起来都只是添加了更多的气氛和动作。我想通过借鉴无声电影的结构中不需要对话的地方可以只用一个镜头外加一格字幕的处理,电影故事的叙述对象和灵活度有着很大的潜力。

《花花公子》杂志专访大卫·芬奇(作者:Stephen Rebello)

不仅要引导观众跟上故事,还要确保让他们比角色更快领会到故事的走向,这样观众就会眼睁睁看着电影然后惊呼“哦不”。和700个人一起享受这个过程很有意思,即使其中200人全程都在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