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首映

首映日 No.3|第66届柏林电影节水晶熊奖获奖短片《阳台》

阳台 The Balcony 17分钟・剧情 导演:Toby Fell-Holden 制片人:Tom Kimberley 编剧:Toby Fell-Holden 国家/地区:英国 奖项:第66届柏林电影节水晶熊奖 撰文|诗博 足球场对面那栋小楼的阳台,是我注意最多的地方。 她是阳台上最引人注目的风景。 “嘿,塔利班!”球场上的男孩们对着阳台上的她轻蔑地喊。 她叫唐娜,很漂亮,是班里新来的插班生。他们说她是伊拉克人,也有可能是阿富汗人,随便什么地方吧,反正她是那种男生们都想和她上床,但她永远都不会接受的女生。 唐娜显然是被那些小流氓吓到了,站在那愣了很久,直到她的父亲把她拽回屋里。 唐娜的父亲是个干瘪的小老头,总是坐在楼下的台阶上发呆。他一定是在某次空袭里失去了他的妻子,所以才整天这幅样子。谁也不知道,他看似无害的外表之下是不是藏着一个暴徒。 我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家阳台后面那间小小的屋子总是门窗紧闭,没人知道他们在里边做些什么勾当。人们总是喜欢用自己的想象力来填补未知的空白。 班里的同学总会讨论新来的学生,唐娜也不例外。一天,我看见后排的女生们在课堂上给她写纸条,她打开之后脸色大变,接着强忍住泪水,夺门而出。 我闭着眼都能猜到,纸条上应该全是侮辱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很想为她出一次头。我在厕所门口找到那几个得意洋洋的女生,看着她们一副胜利者的嘴脸,我的怒火一下子就被点燃了。“离她远点儿!”我狠狠地推了一把为首的女生,跟她扭打起来。 放学后,我和唐娜被留了下来。唐娜被老师叫去谈话,而我则在办公室写检查。 这样的经历让我和唐娜顺利地成了朋友。放学后,我跟她一起回到她家,她爸爸正在客厅里睡觉,我们蹑手蹑脚地走进她的房间。哪怕是在屋里,唐娜也不愿意取下头上的围巾。但无论如何,我们相谈甚欢。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为她涂上。然后,我帮她把头巾取了下来。 她不戴头巾的样子真美。 我喜欢跟唐娜呆在一起。我讨厌回家——也可以说憎恶。我把过量的饲料倒进鱼塘,很快,家里的金鱼就死光了。母亲问我原因,我敷衍了下,我想她不会不知道我对家里那个男人的厌恶有多深。他不是我父亲,当他每次偷偷来我的房间强暴我的时候,母亲一定不会一点都没察觉。她只是装作视而不见。 只有和唐娜在一起,才是我最为放松的时光。我开始像她一样戴着头巾,放学时我们会一起回家。她还坐在公园的秋千上给我读诗,诗的开头是: My love… 我的爱…… 班里那些人对我们不怀好意。那天,男生们把装满水的避孕套摔在唐娜的头上,我对他们破口大骂。对所有嘲笑我们关系的人,我都恶语相向,毫不留情。 也就是那天,我送唐娜回了家。在她家里的阳台上,我向她表白了。“我希望我能永远保护你。”我说,“我知道他们都对你做了些什么,我们不是没人爱的孩子。” 然后我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