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November 2013

【金马50观察】幸与不幸的辩证法

在华语电影制作往内地靠拢和聚集的今天,很多时候,金马奖被视为了锦上添花的奖项,而对金马奖的批评,两头不是。即便时间尚未证明结果是幸运或是不幸,那倒也说明了金马的某种勇气。

0 Shares

《我弥留之际》:化繁为简

弗兰科的大胆的改编尝试是成功的,因为他以自己的方式梳理了小说的结构,而且比较原汁原味地呈现了福克纳所创造的奥德赛。

0 Shares

对话洪尚秀:烧酒的滋味

Fernando GANZO与洪尚秀对谈 (Locarno) 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 我从中学第二年开始喝酒,大概十五、六岁,那时身边的同学大概百分之十都已经开始喝酒。从一开始,我就喝的很凶。从喝烧酒开始,就是出现在我电影中的那种绿色的瓶子的酒。我的朋友都有不同的家庭问题,因此几乎每天下课后,我们就一起去我家喝酒。每天晚上,也有四五个朋友拿着课本到我家借宿。那时侯我们真的喝的很多。 你的父母知道吗? 我的父母离婚了,我和母亲住在一起。她非常忙,每天工作到很晚才回家。那时侯,她把一些韩语小说翻译成日文,我们的交流真的很少。我在家中是老幺,有一个哥哥和两个姐姐。在我的家中不存在什么幻想和希望,姐姐和哥哥也各有自己的烦恼和困扰,于是我就有了这种很奇怪的自由,比如完全不受限制地喝酒。 那酒钱呢?是从何而来的? 烧酒在韩国是十分便宜的。它装在像啤酒瓶那般的小瓶中,但却比啤酒有劲很多,25度。第二瓶的时候,我就醉了。(因为常常喝醉)无法在学校中好好完成课业。 为什么喝这么多酒呢? 这之后的人生中,我从没有再回到过那段时期,直到现在,我甚至都没有再说起。我只记得每天都喝酒,我觉得….(长时间的停顿)孤独。我是个话不多的人。除了酒友之外也再没有其他的朋友。我觉得自己体内似乎有一个炸弹,随时要引爆。喝酒可以使得我得到一些缓解,舒服一些。我感觉非常迷惘,没有目的,对人生也没有什么规划。多数的年轻人都有一些梦想,或者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没有梦想。这段酗酒最凶的时期大概持续了两年,从十五岁到十七岁。那段时期之后,喝酒减少了,只是始终仍然没有目标!几乎每一天,我坐在中学天井的地面上,静静地环顾四周,同时问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个地方?”。每天如此,从没停止。那个时期,韩国的中学中有很多的暴力事件,经常有人被打。我还算幸运,每次都能成功逃脱挨打。 那你受女生欢迎吗? 有一些女生朋友,但不能说受欢迎!不像大部分年轻人那样,我并没有努力地尽早偷食禁果。我只想忘记这些,这也是喝酒的原因。我的那帮男性朋友也同样被一些问题困扰,对女生也提不起兴致,只是喝酒。有一段时期,我有一个女朋友,但是我不知道我们能说些什么,或者对她说些什么。这是种奇怪的感觉。她也喝酒,于是我们就整天醉着。 那电影呢,是什么时候进入到你的人生的? 那时候有一个剧场的负责人经常到我家来。我母亲有很多艺术家朋友,他们通常在半夜醉醺醺的时候到。与他们相处我感觉很好,尤其是这个剧场导演,他也是最醉的。他总是自己待在角落,像死了一般。真是个奇怪的人。我喜欢跟他待在一起,避开所有人。他经常问我:“你最近做什么,尚秀?”我回答说自己什么也不做。然后有一天他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去试试戏剧?我觉得你会是个好的戏剧导演。”我都不知道他为啥说这些!我也从没想过去做导演,但从那时我开始对自己说:“我也许可以试试。“过了些日子,我去一个私立机构注册,准备复习重新参加高考,学了大概三四个月,然后就考取了大学的“电影与戏剧”部。但是戏剧系那些的人实在是刻板又专横:新人根本没办法学点东西,他们所做的只有服从。实在难以忍受,让我生厌。终于一次我和一个学长打了起来,于是只能转去电影系,那里的人更安静,也更独立一些。三四个人一组做事情,互不干扰。我觉得这更适合我。…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