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歌德学院 Goethe Institut

叔与叔黄昏之恋的美丽与哀愁——与《叔·叔》导演杨曜恺的访谈

柏与海两个六、七十岁的男人,都是胼手胝足为家庭奔忙的典范。他们相遇,然后谈着让人脸上总是带着抹微笑的恋爱,带着皱纹和斑点的皮肤缓慢而炙热地互相靠近,在日常琐碎的擦车、买菜、散步里受着主流社会禁锢,也想追求自己自由烂漫的情欲与爱情。 《叔·叔》温柔细腻,没有大道理也不声嘶力竭。人到晚年,能否放手一爱? 很荣幸与导演杨曜恺在柏林影展前夕谈谈在中国式家庭里挣扎的同志黄昏之恋。 您受到江绍祺教授撰写的《男男正传》启发之后,如何发展出剧本? 作者是我的朋友,这本书采访60至80岁男同志的主题是以前在电影中前所未见的,于是我跟一些受访者碰了面,后来又发现叫“晚同牵”的年长同志互助团体,剧本便来自于这些交谈、讨论,结合自己的想像。 电影中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表达特别克制… 我想建构充满爱、关怀和责任的家庭氛围,让他们更难以割舍,也想讨论中国式家庭里“房间里的大象”,大家心知肚明可是没有人明说。特别安排柏女儿结婚的原因之一是向我非常喜欢的小津致敬,父亲嫁女儿是小津电影的重要元素。 电影里爆炸性的戏剧性场景其实很少在生活中发生,人们争论时,其实都争论一些次要问题,而不会直面碰触真正的问题,特别是那个年龄段的人。这种中国式家庭的状态是我想探索的。 这是自我性向和家庭责任之间选择的难题… 我遇到了一些从未结婚并且很年轻就出柜的老年同志,他们被家庭彻底排拒了,需要依靠同性恋团体或社工帮忙。按照西方的观点,我们应该忠于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但代价其实是很沉重的。看着这些例子,我真的不能武断地说那些决定结婚生子的人是错的,他们可能生活在谎言中,但他们与家人之间的爱是真实的。 您如何建立两个演员太保和袁富华之间的化学反应,那些透过触摸和凝视传递的亲密感? 我给他们很多角色的背景故事。他们真正担心的是接吻和性爱场面,特别是拍了很多动作片和喜剧的太保。拍桑拿那场戏时我要求他们像跳舞一样,把手放肩膀上、向前移动、触碰胸部,然后彩排热身了几次,让他们适应彼此的身体,就变得不那么尴尬了。然后我说,忘记技术部分,在角色中进行。他们表演得很好。 华语电影中完全缺乏同志酷儿群体的暮年之恋… 中国文化中,老年人被视为完全不具有性欲,如果有欲望,就会被视为怪异的,尤其是亚洲年长女性,仿佛似乎只应该为家人服务。我觉得这其实是应该正视的议题。 版权说明:本文以Creative…

0 Shares

柏林影展的反乌托邦电影:关于未来的想像

在人工智慧、无人侦察机、基因工程高度发展的世界,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怎麽样?环境恶化和战争威胁下的未来,全人类何去何从?反乌托邦电影的世界末日与冷酷异境里,人人皆兵,信仰被商品化,而生活则全是依靠仪式感进行。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