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金基德 Kim Ki-duk

金基德自述:野生,或者赎罪羊

我问你们,你们有不看金基德电影的信心吗?我想如果我现在死了,金基德会被重新提起。那些憎恶我的、否定我的人,在我死后,会以另一种态度争先恐后地看我的电影。我的这种想法是不是太自大傲慢了,不过这应该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0 Shares

60岁的金基德,死在离韩国很远的异乡

毕竟,在很多真正喜欢金基德电影的影迷们心里,他绝对不是仅仅与“情色”挂钩的剑走偏锋者;而纵使他已然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性侵丑闻”而社会性死亡,但其电影创作上的成就也绝不该被彻底否决。

0 Shares

【Busan 2011】Korea Cinema Today之『豐山犬』:金基德的南北讀本

《豐山犬》在整體情節上出現了斷裂,或者不少誇張的成分,或許會有人為真的三小時便可以從平壤到達首爾的問題而較真,但個人認為這種誇張,斷裂的情節卻十分吻合南北題材,或許也可以算作某種比較真實的想法。南北分裂對於韓半島的人民從一開始就是一種近乎荒誕的存在,而南北兩邊當局這麼多年來的種種舉措,無疑更是加深了這種存在的荒誕性。同一半島,同一民族,為何會分裂恐怕又是這麼多年來南北兩方都在思考的問題?小國在大國政治中從來都沒有自主的權利,只能任人擺佈,除了誇張,荒誕,別無選擇。

0 Shares

一张弓,双刃剑

到《弓》为止,我已看过金基德五部作品。这些影片的相似性在于,都执著地营造一个孤岛情境。无论是“漂流欲室”,还是《春来冬去》中四季流转却岿然不动的湖心庙宇,或是《弓》里的海中浮船,俱决绝地遗世独立;但人物又未彻底地与世隔绝,总是一再受到尘世的打搅——主要是情欲。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