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3 分

hecai_text

最近十年罗马尼亚电影在世界影坛获得越来越多关注,2007年金棕榈(《四月三周两天》)、2013年金熊(《孩童之姿》)等等作品受到肯定,昭示了罗马尼亚电影新浪潮的到来。本次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另一部罗马尼亚影片同样得到了非常高的肯定,它就是拉杜-裘德的《Aferim!》(喝彩)。

作为罗马尼亚电影界新秀,裘德之前的几部短片和长片表现非常不俗,新片《喝彩》虽将时代背景换到十九世纪,但依然影射了罗马尼亚的紧张经济和社会问题。影片片名是土耳其语,直白的翻译是“干得好,做得漂亮”,它出自片中奴隶主对赏金猎人的一句褒奖,十分具有讽刺意味。

故事非常简单,一句话就能表述清楚:1835年瓦拉几亚(今罗马尼亚),被奴隶主雇佣的警官(类似于赏金猎人)父子俩人追缉一个私通女主人后逃跑的吉普赛奴隶过程中的遭遇。这样一个简单故事在导演镜头下呈现出极为丰富的层次,Costandin与Ionita父子俩坐在马背上,聊着天,穿越整个国家,闲聊唠嗑般的台词涉及宗教、种族、阶级、性别,如同一首粗粝、原始的歌谣回荡在瓦拉几亚平原山野间。

逃犯、追缉—-西部片的经典结构,裘德把一段严肃沉重的历史通过幽默的方式呈现出来。十九世纪罗马尼亚盛行奴隶制,市集上吉普赛奴隶被自由买卖,一个小奴隶只值一只鸡的价钱。对这段历史,导演并没有进行道德绑架,用今天的道德标准给予苛责,而是竭尽所能还原那个造成这些现象的时代环境,反思近几年反罗姆人的种族主义在欧洲重新成为人们热议话题的原因。同样在被思考的,还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宗教差异、文化隔阂等等在今天仍未被改善的人类命题。

赏金猎人中的父亲Costandin是个复杂的角色,作为特权阶级和奴隶阶级之间存在的“自由人”,他受奴隶主雇佣,听从奴隶主调遣,不时牢骚着生活艰辛却又不得不忍耐,对更为弱势的奴隶,导演绝不加以美化,他让Costandin呈现出时代当下最正常自然的态度,比如教育儿子“如果你是男人,不要害怕一千只绵羊(指没有权柄的奴隶)”。他丝毫没有高尚的推翻奴隶制度的觉悟,以一只鸡的价钱卖掉了追捕途中顺带出来的小奴隶,但在根深蒂固的阶级观念中,人性曾自然而然出现,在儿子Ionita的要求下,他也曾为逃跑被抓回的奴隶求情,在返程途中为奴隶买酒夹肉。在Costandin随口哼着的淫词小调,不停的诅咒,还有偶然蹦出的醒世恒言中,我们透过黑白镜头,仿佛亲眼目睹了那个时代,感受到那个年代人们的所思所想。而这些看似随意的对话其实都来自历史文本和文学作品,导演做了大量学术研究。

在新闻发布会上,导演裘德对记者说,“我感兴趣的是做探讨过去和现在连接的电影”,感谢他没有让那些沉重的话题成为沉闷的说教,又在玩世不恭的镜头语言背后,完成了最为严肃的表达。

【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小宇_小柯)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