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5】《疯狂麦克斯》:末世疯狂来袭,高能预警

預計閱讀時間為: 4 分

已经在北美被赞誉捧上天的本年度最期待商业大片《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今日终于亮相戛纳。就算见多不怪身份持重的戛纳媒体场,也在整个观影过程给出了四次掌声和散场的尖叫口哨。这些声音未必都是赞扬,影片除了收获“丧心病狂”“目瞪口呆”这样的极致形容,也有现场观众捂着耳朵或心脏逃之夭夭。但对末世、邪典、动作科幻的影迷来说,这是场让人疯狂到出窍的狂欢。
  
如果你还不知道谁是《疯狂麦克斯》,那你首先要知道当今影坛得益于这个系列影片的两个人:美国导演乔治·米勒(对,就是拍《快乐大脚1、2》的那个)和银幕硬汉梅尔·吉普森。1979年这个系列的第一部上映,创造了一个核爆后的末世,末世前的公路巡警麦克斯,成为那个充满疯狂暴力的世界里的孤胆英雄。影片作为末世科幻片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成功,六年间系列的第二部第三部也就应运而生。时隔三十年,这片末世废土之地再次被揭开封印,乔治·米勒再执导筒,让看着前三部长大的影迷和从未关注这个系列的观众,重新认识了这片土地上滋生的绝望与希望,以及乔治—米勒越老越疯狂的想象力。
  
英国新硬汉汤姆·哈迪接棒梅尔·吉普森,成为新的麦克斯,在片中与弗瑞奥萨(奥斯卡影后查理兹·塞隆饰演)结成同盟,为保护尚未受到感染的能够受孕的圣女们,与末世反派大boss乔上演了沙漠生死战。
  
影片开篇便用麦克斯的画外音交代——“我的世界是火与血,而这是一场关于水的战争”。与第一第二部不同,末世的“珍惜资源”从石油变为与人类生存更为息息相关的水,不死的乔控制着这片沙漠的水源,培养了他的军队“战争男孩”。这是弗瑞奥萨带着圣女们反抗出逃的背景,却不是根源。乔控制着一切,包括女子的生育,而未被感染的生育能力恰恰是比“资源”更重要的“希望”。
  
自由、反抗,这些美国英雄主义电影典型的普世价值看起来老生常谈,但与影片的疯狂视听语言与奇思妙想相比可忽略不计。重金属和后现代朋克的狂躁,感觉战争男孩们就要从银幕里跃出来,或者尖刺金属装甲车上的红色喷火电贝司,让人恨不得跳进画面去。好莱坞每年大片轰炸,却太久没有这样一部让人浑身血液沸腾的兴奋之作。那感觉就像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中疯狂舞动一曲,浑身出透了汗的畅快。
  
片子开始没几分钟就是伴随着重金属的电影史上最高能追车场面,一直持续将近二十分钟。不知道这整个过程充满震耳欲聋音乐、几乎没有一句台词的过程,要花多少银子才能让观众不厌烦,但是米勒用想象力爆棚让人眼花缭乱的战车、骷髅、武器,和澳洲大沙漠黄沙漫天、壮丽绝伦的美景,真的做到了。然后二十分钟不到,追逐大战再次开始,漫漫黄沙、枯滩沼泽、鬼域般的世界。到处都是绛红、墨兰和暗黄,变了调的三原色,撕扯着想要拼出象征生命的绿。
  
这个废土世界与中土世界最大的不同,是这里的生物只有人,就算是被核污染成畸形、被虐打上印痕、被洗脑的像一些怪物,他们也不是真正的怪物,还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能将人性唤醒。而废土末世最后的希望,就是这些仅存的“人性”。
  
在这部影片中,比麦克斯更重要的角色是弗瑞奥萨,这个比男人更坚定强悍的女性角色,从最初带着圣女们逃出寻找生存的神秘“绿洲”,到最后回归成为基地的精神领袖,是本部中的真正灵魂人物。查理兹·塞隆这次也跟美艳无关,圆寸帅气冷酷,暴发力量半点不逊汤姆·哈迪,必将征服大批观众。女性之美则由罗茜·汉丁顿·惠特莉、佐伊·克拉维兹、阿比丽等人负责。要动作有动作、要剧情有剧情,有养颜的演员、脑洞大开的道具、瑰丽盛大的场面、刺激的视听,全程高能,足够疯狂。

本文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一个Delpy)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