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贝拉:我们的电影节市场,已经发生巨变!

預計閱讀時間為: 4 分

Mandatory Credit: Photo by AGF s.r.l./REX Shutterstock (5021412q)
Alberto Barbera
72nd Venice Film Festival Arrivals, Italy – 01 Sep 2015

第73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主席
阿尔伯托·巴巴拉致辞

971c22739106c839c8e3c8d594680356阿尔伯托·巴巴拉(Alberto Barbera)

面对当今那些重大的市场变革——不断进化的中国电影市场(其观影人数已经超过了美国市场);在线视频对电影院中心地位的冲击;凶猛崛起而挑战传统电影维度的虚拟现实技术,电影节逐渐转变的内容程式发展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尽管电影节这种仪式,其实体地点和电影人、制片人的实体存在,这些恒古不变的模式仍然没有变化(但认为它能自己进化为其他的形式,是很不实际的想法),我们必须强调,这么多年来,威尼斯的很多方面都发生了深远的变化。

放映厅已经根据最新的科技标准而调整了。双年展学院也催生了杰出的成果,并且在短时间内成为了类似的倡议活动的模版,在国际舞台上帮助推出了新的电影人。

多亏了Web放映厅带来的可能,地平线单元的很多影片在威尼斯上映的同时也可以在线观看了,这使得电影节的潜在观众得到了扩张。而“轻市场”的诞生使得很多最近几年缺席的商人们被重新吸引了回来。(译者注:威尼斯电影节于2012年重命名其电影市场为轻市场,意在给予电影节的产业办公室更多的造势,而在未来的某个节点发展为更完整的电影市场。)其他的变革也在进行中,它们确立了这样一个渐进转型的目标,一个谨慎的反对不切实际的野心的目标。

我们电影节的市场,已经经历了剧变。

首先从它的名字开始——威尼斯制片桥梁(Venice Production Bridge),就反映了它的本质是主要给挑选出来的项目寻找投资方与合作制片方。同时,它并不局限于电影,而是对例如纪录片、电视剧、网络剧和虚拟现实这样新的叙述形式及新媒体也同样开放。

一个新的板块也被创建了,其保留了去年尝试而大获成功的名字——在这间电影院——只是规模和影响范围都得到了扩大。这一举措也得到新放映厅的帮助,后者是挖掘场地(其多年来严重影响了Casino前面区域的形象)被填平后所新建,因而提升了可供电影节支配的场所范围。

这个新的板块不仅满足了更多影片的接纳需要(此决定看起来,和通常声明所要尽可能瘦身项目的愿望是矛盾的),它的初衷是延伸电影节上什么能被放映,以及什么必须被放映的界限。

威尼斯电影节从其广度和视野来说从来没有忽略满足它的受众。如果我们想通过合力,再次缩短艺术电影和商业片之间不断扩增的鸿沟——一个我们很早就想要解决却反而伴随着当今挣扎的电影市场,在最近几年复苏的难题——我们的大众就必须得成长起来。

“在这间电影院”(Cinema nel Giardino)的夜场对公众免费开放,并提供一系列风格各异的电影,这与电影节差不多公开声明,尽可能多吸引观众的目的不谋而合。

这同时也消除了,或者说缩小了影迷和主要寻求简单的、娱乐的观影者之间的距离。说电影节——特别是威尼斯电影节——只关注大众所忽略的电影,是不正确的。

这种并置,只存在于一些特定的,华而不实的简化讨论之中。但是,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没有必要让电影节的竞赛单元,去关注那些不需要电影节(从其定义来说是专注于电影艺术的)展示和推广的电影了。

而这样说的话,如今就需要另外不同的考虑了。

有一种电影并不完全为激进的作者要求服务,它提倡追随曾经叫作“普通”的那类电影,那类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的电影,它们专注于寻找,能够让比那些出没于艺术院线的类型(越来越有限)吸引更广泛大众的叙述手段。

这类电影不打算向那些猖獗肆虐的粗俗低头,不满足于成为简单的“一次性”产品,不拒绝成为现实的镜子,智力娱乐,众人的消遣。如今这类电影理应得到,至少和我们继续称呼为“作者电影”的同等支持、鼓励、辩护及推广。这同样也是电影节在做的事情。

|翻译:潜行者

潜行者
潜行者

影迷,乐迷,Larry David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