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坏的一天》:在明亮世界里表演

r1280x0
《最坏的一天》(《최악의 하루》2016)

在电影《最坏的一天》(《최악의 하루》2016) 里,演员恩熙(韩艺璃 饰)在一天内遇见了三个男人,一个是路上偶遇到的日本作家上田亮平(岩瀬亮 饰),一个是自己的现任演员男友贤伍(权律 饰),一个是与自己有过瓜葛至今纠缠不清的有妇之夫云哲(李熙俊 饰)。恩熙把生活当作演戏,在三个男人面前各自展现出自己不同的一面,于是貌似深情的男人们和一个虚伪的女人共同讲述了一部爱情小品。

导演金宗宽始终保持电影画面的明亮感,南山夏末温柔的阳光,细碎的树荫,晴朗的天气与干净的街道,还有光影交错的山路,即使是复杂的不忠的爱情故事,也能在阳光下坦然铺展开来,这种明亮形式下的坦荡使得这部有趣的爱情故事更多了一份可爱与柔情,毕竟任何故事都是现实世界里的一部分,所以明亮世界下的爱情表演,像是嘲讽,也像是真诚。

恩熙最早遇见的男人是日本作家亮平,亮平在错综复杂的小路里迷了路,恩熙主动帮亮平找到他要去的地方,亮平请她喝咖啡,在咖啡厅里两个人用蹩脚的英文闲聊,亮平说自己靠说谎为生,恩熙说自己的职业与亮平类似。小说家和演员都是在现实世界中构造着自己的梦幻世界的职业,与其说梦幻,不如说是谎言世界,到底都是虚无的。

两人分开前,恩熙给亮平指出自己要去的地方,画面里的南山上耸立着南山塔,周遭是起伏的山岭,山岭被树木遮盖的严严实实,像是一个被掩盖起来的秘密森林,而南山也慢慢变成了恩熙表演的舞台。

在南山上,恩熙与男友见面嬉戏争吵,刚与男友分开后就又与曾经暧昧过的男人云哲见面,在男友面前的恩熙是直接的,在男友错喊别的女人的名字时又火冒三丈愤然离开;在云哲面前,恩熙又是深情的,演足了情深意重恋恋不舍的戏份。围在恩熙身边的两个男人最终还是见面了,两人恼羞成怒的下山喝酒,留下尴尬的恩熙蹲在原地。

在不同的男人身边,恩熙或娇俏可爱或温柔动人,性格的变换让恩熙本身也变成了迷一样的女人,她的言行更像是代表着爱情里伪善的一方,通常在电影里,这种伪善的身份常常由男人来扮演,女人则是受害者,但在这里,女人变成了坏人,而男人也并不是完全的受害者,整段电影里对男女关系的嘲讽气息十足。

在《宝丽来的使用方法》(《폴라로이드 작동법》(2004))里,导演用6分钟的时间展现了少女羞涩的暗恋遭遇男生无形的责怪的故事,让人倍加心疼青涩的少女而感叹男生的愚钝。在这部电影里,貌似精明的男人们被一个女人戏耍,再次让人感叹男人的愚钝,两部电影中用通过女性而达到对男性的嘲讽的一致性,似乎也是导演的精心暗示。

电影里的两个男人们都带有着对爱情不忠的历史色彩,恩熙男友在与恩熙打闹时错喊了其他女人的名字;云哲在婚内出轨恩熙。尽管恩熙欺骗了他们,但他们本身也并不是完全的受害者,他们可以轻易的为自己在感情中的背叛而找到开脱的理由,却无法原谅或是试图了解背叛自己的女人,男人们的不甘心在于被一个女人欺骗,于是两个男人在山上遇见时的第一反应不是问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是直接把矛头对准了恩熙,让她解释她在搞什么,在惯常的男女关系中欺骗与被欺骗的角色互换时,男人们的反应简单粗暴的令人尴尬。

在两个男人同时质问恩熙时,恩熙展现出无比的难堪,但电影画面依然明朗清新,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在恩熙的面庞上,她依然是可爱且美丽的,尴尬和难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它在明亮世界里微弱的无足挂齿,却总能让人在其中反复的自我折磨和纠结,在影像里把尴尬坦然的铺展开来,似乎才是最贴近真切生活的一部分。

在男人们都离开后,恩熙坐在长木椅上自演自戏:

“那真是很长的一天。那是上帝,为了毁掉我的人生,而创造的一天,不然的话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当然,我也能给他们想要的,但是,那并不是真实的。所谓的真实,究竟是什么呢?其实,我一直都很诚实。”

worst-woman
《最坏的一天》(《최악의 하루》2016)

从恩熙的视角来看,尽管她以舞蹈为生更久,但她更愿意说自己是个演员,连她自己也在暗示自己“我必须时刻打起精神,为了让你们相信我”。于是她带着演员的行为意识去出演与人交往的每一个片段,演员多变的性格也被表演在不同的男人身上,面对每个男人都有着不确定的性格,让观众感受到恩熙性格的模糊性,正是这种性格的模糊性,让观众在善变的恩熙身上,看到一面里不同的自己。

从女性的视角来看,或许正是受到过男人们的欺骗,才使得恩熙在情感里百般伪装,恩熙的骗人骗己也是一部分女性在恋爱中的一种常态,在受到恋爱伤害后,女性对爱情的眷恋与疲惫互相消解,对爱情仍抱有期待,自保意识也更加浓厚,于是在不同时间对不同的人展现不同的自己,希望捕捉到一个在恋爱里完美形式的自己,去对待真正的爱人,这种练习恋爱的形式似乎也是女人面对坏家伙们的无奈之举。

电影中出现的人物的职业都带有着一些“虚伪”的色彩,亮平是小说家,恩熙和男友都是演员,云哲是咖啡馆的老板,四个人都是在现实世界中构造着自己的梦幻世界,与其说梦幻世界,不如说都是虚伪的世界。

演员演绎着虚幻故事的剧本,小说家塑造着书里的世界,咖啡店老板似乎相对实际一点,于是最终“忍痛”舍弃了恩熙,决定用复婚来“惩罚”自己。

亮平在经历了一个令人失落的签售会后见了一位女记者,女记者说自己是亮平的粉丝,并问亮平是否真的理解自己书里那些充满欲望的人,这句话似乎打破了亮平所构建的书中世界的合理存在的可能,因为自己身处现实世界,所以根本无法无视掉虚构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共通性,现实与虚幻的矛盾就此争锋相对,书里的世界也似乎开始瓦解。

恩熙构建在南山的表演舞台也因为两个恋人相遇的突发事件而被破坏,于是恩熙和亮平两个失落的人,最后怀揣着被破坏的大抵还剩下一丁点的梦幻世界时,又在南山相遇了。与之前在咖啡店见面相比,南山的相遇更像是亮平闯入了恩熙曾经精心构造的,现在支离破碎的谎言世界,云哲与贤伍离开了这座山,接下来,更让人期待亮平与恩熙的“精彩”表演。

两人的再次相遇让这部略显破灭的电影重新开始补起梦幻世界的漏洞。或者说,在虚伪被戳破后,两人无意识的流露出的真实的沮丧感,让这部电影在情感上显现出一点真切的动人,亮平用母语日语读出了一段诗,恩熙跳了几步优雅的舞,这大抵是这部电影里鲜有的真实吧。

其实真实与否你我都不知道,或许这一切都只是亮平下一部小说的构思,又或许他们后来确实会相爱,但又会因为彼此构建的幻象世界不同而无法长久的相恋,明亮世界里的爱情表演让人白看不厌,但表演带来的真实与虚假的矛盾也值得人玩味,不过这也只是终于过去的一天,明天的太阳也会照常升起,日光之下,故事不会结束。

罗梦琪

从影迷到迷影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