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耀辉专访:《幸运是我》并不刻意煽情,希望悲伤和乐观情绪同在

《幸运是我》剧照|来自网络
《幸运是我》剧照|来自网络

12月9日,《幸运是我》作为2016年青年导演海上影展的参展影片再次亮相大银幕,作为电影市场的一股清流,《幸运是我》质朴、温暖、感人,同时又有罗耀辉一贯的幽默元素。

导演罗耀辉在映后接受了专访,他说自己在写剧本时并不刻意煽情,把握最适宜的温度,让观众感受到正能量的同时,也能带着乐观的心态离开电影院。

本文系根据罗耀辉导演的采访录音整理而成,同时,也特别感谢罗耀辉导演接受采访并作认真详细的回答。

導演羅耀輝|來自網絡
導演羅耀輝|來自網絡

Q:导演您好,最初写这个剧本的想法来源于何处?

罗耀辉:我以前写的大多是爱情喜剧,当我有机会第一次当导演的时候我就想挑战一下,以前写的都是有点闷吧,所以希望再写剧本的时候找一个不太擅长或者是有挑战性的题材去写。

Q:电影里的故事是您自己的想象还是真实发生在您生活里的事情?

罗耀辉:其实也是跟生活有关的一个故事,我入行差不多有20年了,就像把想法和跟生活有关的都放进去,有一次我看到一部纪录片,是关于脑退化症的,所以我就想如果我把这个题材放进剧本里面,就是一个老人家和一个年轻人的故事。

Q:电影里其实讲述的是两个陌生人(都有各自的人生难题)想遇到一起发生的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互相温暖,传达的主题也很明确,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不知道这样理解是不是对的?

罗耀辉:其实之前有很多媒体访问我也说过,我最想表达的是人与人沟通的问题,我自己比较喜欢一些比较正能量的,还有一些怎么在生活中找到出口,遇到瓶颈怎么走出来,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会遇到低潮,不可避免的。所以我就想把这些东西放进去,遇到低潮怎么走出来,比如戏里的芬姨,她就是以乐观的态度去面对,陈家乐饰演的年轻人也是这样,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就是这样。

Q:影片里面有很多社会问题,包括老龄化、认知障碍等等,您会向观众传达这样的关怀吗?

罗耀辉:有的,其实因为涉及到很多社会性问题,很多老人慢慢都会患上这种病,但是社会有没有关怀这个现象,就是我想传达的。我知道这是一个比较小众的题材,但是里面很多细节跟很多人有关,很多人都会遇到这些问题,一方面我是想让大家关注这些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引导大家如何面对这些问题,我知道在照顾这些老年人方面会有很多麻烦。所以这个题材不仅是给遭遇这些问题的人看的,也是给那些身边有这样的亲人的观众看的。

Q:这种片子很大的一个问题是过度煽情与过度冰点化的表达,但《幸运是我》在这方面处理的很好,您是怎样做到的?

罗耀辉:其实我自己也不太喜欢那些很煽情很催泪的电影,所以我写剧本的时候就会克制自己不要太进入到这里面,芬姨这个病是不会治愈的,只会慢慢坏下去。所以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就会找一些欢快的点,让观众觉得比较悲伤的时候会有一些快乐的情绪在。希望每个观众在看完后感受到正能量的同时,能不要那么悲伤地离开。

Q:这部片子爱情方面的桥段不是特别多,这是您的刻意安排吗?

罗耀辉:我之前也是听过一些观众说这部片子关乎爱情方面的其实并不是很重要,甚至可以完全删去,但是我自己觉得作为一个年轻人,除了亲情之外,爱情肯定也是不能舍弃的,所以之前的版本在电影结束后有一个彩蛋,我们现在在电影中看不到了,但是网上可以看到,就是两个人的爱情会有一个比较完满的结局。

Q:可能也是巧合,整部片子让人不得不看到《桃姐》的影子,您是否看到过桃姐这部片子,对您有何影响?

罗耀辉:首先我很欣赏许鞍华导演的每一部作品,如果说有相似的地方的话,可能就是刘德华和陈家乐比较像吧,我没有刻意想到两个片子有很像的地方,反而我是在想更多地描述认知障碍症,所以我希望观众如果说觉得有点像也没关系,但是我觉得观众会看到很多差别的。

《幸運是我》主演陳家樂(左)、惠英紅(中)和導演羅耀輝(右)、|來自網絡
《幸運是我》主演陳家樂(左)、惠英紅(中)和導演羅耀輝(右)、|來自網絡

Q:主演惠英红老师的表演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您俩人是如何结缘的?

罗耀辉:我写了剧本之后,我的监制就把剧本给了惠英红老师看,惠英红老师的妈妈也是患上了这种病,她也说她在影片里面演的就是她妈妈,所以我觉得她演得特别真实,我特别满意。

Q:你们俩之间会沟通一些表演方面的问题吗?还是说让她完全按照她妈妈的经历感觉来演?

罗耀辉:因为她演老人比她真实年龄大,所以我们在外形上会沟通怎么让她更像老人,第一天她自己也没有安全感,因为她也从来没演过老人这样的角色,但后来她的感觉就慢慢出来了,我们的默契也出来了,不用说太多,剧本里面我也写得很清楚,就是让她演的时候直接找到重点,她本身也是影后级别的,有她在的时候就比较顺利。

Q:陈家乐呢?他表现也很不错。您怎么对他提要求的?

罗耀辉:他在外形上比较乖,是比较安静的男生,但戏里比较叛逆,所以就是在外形上帮助他,每天都要提点他。我觉得他也挺紧张的,跟红姐的戏最多,但整体下来都不错。

Q:所以感觉他们之间是互相配合帮助的关系。

罗耀辉:嗯,因为他们之前也合作过两次,但这次对手戏是最多的。所以虽然他们在戏里没有血缘关系,但我就想让他们像母子一样,才能感动到观众。所以家乐的戏我会比较担心吧,但现在他也比较受观众认可,所以我也蛮开心的。

Q:您下一部电影现在有计划了吗?

罗耀辉:我有两个计划,就是看哪个会比较快实行,一个也是香港社会题材的,讲述一家人每个人的感情关系,影响到对方这样的题材,里面也有一些有幽默感的元素。另外一个就是内地的题材,想在北京或者上海这些城市拍,是一个爱情喜剧,我也想试一试在香港拍戏和在内地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所以就想来内地找一找有没有适合的题材,还有就是想把我最擅长的爱情喜剧拍出来。

Q:当下有很多香港导演来内地拍戏,票房也是香港导演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罗耀辉:其实《幸运是我》也是一部合拍片,我觉得内地市场真的很大,进来拍戏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每个导演都希望有更多的资源拍电影,也希望有更多的观众看到自己的作品,所以这一步是一定要走的。香港的电影市场毕竟比较小,如果你资源不多的话,你的创作自然就受到限制,所以作为一个创作人,更多的资源意味着有更多的空间去创作,可以通过很多技术把更好的电影呈现给观众。


|采访时间:12月9日
|采访地点:上海电影资料馆贵宾厅
|统筹 | 水野津波


版权合作©️上海电影资料馆 (微信ID:SFA198712)

20161217122300
http://www.filmarchive.sh.cn/
方枪枪

影迷,媒体人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