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

电影工作者

安哲罗普洛斯:历史的饮泣(作者:Ben Jenkins)

比起傳統意義上的電影導演,安哲羅普洛斯更像是管弦樂隊的指揮,但他自己並不認同這個比喻。「我更情願被描述成為一個‘譯者’(translator),一個翻譯來自遠方的聲音、情感和時間的人。當我感受到它們的時候,除了吸取(absorb)它們我別無選擇。」

0 Shares

【譯】彼得沃倫評「迷魂記」——BFI觀影後譯

某一次,希區柯克意外坦誠地對克勞德.夏布爾描述了他的創作過程:“你懂的,情節對我來說是其次,我在拍電影之前就知道講甚麼故事。一開始只是一個大致印象,形式上的東西,然後我才會去考慮情節,講它打磨成我腦子的樣子”。

0 Shares

《周末时光》:爱是春光乍泄,不幸风光旖旎

这是一部关于两个人的电影,他们只是两个孤独的人罢了,碰巧遇见,碰巧做了爱,碰巧说了很多话,48小时后碰巧须道别离,碰巧掉了眼泪。他们/我们还会跟其他人这么“碰巧”地做许多事情。但谁知道呢?一碰还真巧了,身体交缠灵魂张开,欲望太真实,像个筛子,欲望被纷纷摇下释放之后,竟然留下了烁烁发光的感情,像藏在在砂里的金子。

0 Shares

【譯】安東尼奧尼談《放大》——BFI觀影後譯

我曾在其他的文章裏寫到過關於我的電影,我的敘事都不是建立在連貫的一些列想法之上,而都是些一些短暫瞬間中的靈光一現。因此我拒絕花時間和註意力去闡述我的影片的“目的性”問題。對我來說,我的任何一部電影在沒完成之前,我是不可能分析得出什麽來的。我是電影的創作者,一個有一些想法並希望清楚而真誠地將它們表達出來的人。我總想說一個故事,至於這個故事和我們生活的世界是否有/有怎樣的联系,在講出來之前我是沒有辦法決定的。

0 Shares

微醺的綺麗──艾曼努爾·盧貝茲斯談泰倫斯·馬力克

和Terry一起拍電影最美妙的地方在於,片場的每一個人都是高度隨機應變的。我們知道任何一個時刻都可能是決定性的時刻,而且它可能下一秒就消失了。為了能抓住每一個可能是決定性時刻的時刻,你必須是一個靈活的攝影師,完美的調焦員。當那個時刻來臨的時候,你得立馬轉過你的攝像機當場捕獲它。

0 Shares

【Fantasia 2011】十五载奇幻之旅之1999

1999年的奇幻电影节已扩展到一定规模,采用了当时最为先进的高端“EX-Centris”多媒体系统,这使得帝国剧院的放映效果大为增色。电影节上安排了多1999年非常重要的首映式,包括中田秀夫的《午夜凶铃》(Ringu)的北美首映和《午夜凶铃 2》(Ring 2)的世界首映,由导演本人亲自出席主持放映。

0 Shares

【Fantasia 2011】十五年回顾之1998

1998年起,《Fangoria》杂志编辑Tony Timpon加入电影节团队,成为奇幻电影节的主要组织者之一(至今他还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团队其他成员还有Pierre Corbeil,Mitch Davis,Andre Dubois,Julien Fonfrede,Karim Hussain,Martin Saubageau 和以合作者身份参与的Hiromi Aihara。

0 Shares

【Fantasia 2011】十五年回顾之1997

1997年的电影节让蒙特利尔陷入持续整整一个月的电影风暴,从七月十一日到八月十日。参展影片数量庞大,940个座位的帝国影院的上座率高达2/3。影片阵容强大,内容丰富,风格迥异,与此同时还展映了许多之前在国际名声大噪但尚未在魁北克放映的影片

0 Shares

【Fantasia 2011】十五年回顾之1996

首届奇幻电影节从七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一日,持续整整一月之久,这个时长是前所未有的。电影节一开始就以回溯的方式展映了40部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中期的香港类型电影,彼时香港电影正如日中天,但这黄金时期产生的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和导演演员,还鲜为西方观众所知,当时任何一个在蒙特利尔举办电影节都不太关注香港电影。在奇幻电影节此次展映之后,那些影片和导演的名字立马在世界范围内家喻户晓。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