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2015·译】《珍珠钮扣》:叹为观止的纪录片艺术形式

預計閱讀時間為: 4 分

珍珠620

文章题目:Berlin Review: Patricio Guzmán’s ‘The Pearl Button’ is a Brilliant Form of Documentary Art
作者:Kevin B Lee
来源:http://www.indiewire.com/article/berlin-review-patricio-guzmans-the-pearl-button-is-a-brilliant-form-of-documentary-art-20150209
翻译:Cathy@ 董
校对: 一个Delpy

在备受赞誉的纪录片《故乡之光》(Nostalgia For the Light,2010)之后,久负盛名的智利电影人帕特里克•古兹曼(Patricio Guzmán)奉上了一部同样惊妙的作品《珍珠钮扣》(The Pearl Button)。之前的《故乡之光》透过智利独具特色的天空和沙漠生动地探索了它的国家遗址。而此次的《珍珠钮扣》则以水作喻,通过精美的视觉表达,勾勒出一幅历史的画卷,给人带来诗意的反思。

古兹曼是智利电影史上最重要的导演。在史诗级的纪录片《智利之战》(The Battle of Chile)中,他记录了这个国家灾难性的剧变。近些年来,借助绚烂的视觉表现,他逐步转向了更发人深省、更为随性的非虚构性影片模式,欧洲电影节获奖影片《故乡之光》就是这一模式的典型代表。在这之后,他使用高清晰度的画面呈现水的重要意义,并将水作为窗口探索智利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

正如影片之初所说,智利是一个被水环绕的国家,它有着世界上最长的海岸线。但除了沙漠和山脉,智利仅有少的可怜的耕地,这导致了各种冲突悲剧的发生。似乎是为了让他的国家把焦点转移到水资源上,古兹曼深入调查了水的重要性,并对国家悲惨的历史作出哀叹和质问。

古兹曼以智利著名的帕塔哥尼亚冰川浮冰的震撼镜头开篇。这些万年冰川一直处于不断破坏和再生的循环之中。而另一个更严峻的形势是水上部落原住民的生存问题。几千年来,他们依水而居,繁衍生息。但是在欧洲殖民者的破坏下,目前仅有20个部落仍保留着他们祖先的风俗和语言。

除了种族灭绝,影片还展现了1970年代皮诺切特独裁专制下的悲剧历史。成千上万的政治犯被谋杀或失踪,许多人的尸体被投入海中。古兹曼采用新闻报道的方式,通过人体模型细致地重现了当年大规模海葬的情形。他用一种形象、冷静的方式将一段失落的历史带回公众视野。

古兹曼独特的天赋在于能巧妙地融合纪录片的多种模式:优美画面,政治意图以及诗化风格。在他的高清镜头下,就连一滴水慢镜头下的颤动都那么夺目耀眼,那透明的身体俨然就是一个宇宙。他还能将自己的宇宙视角与悲惨的故事相连。比如杰里米•巴顿(Jeremy Button),这个水上原住民被英国殖民者强行送去英格兰“开化”。正如古兹曼所说的,巴顿在某一个瞬间经历了“从石器时代到工业革命的旅程”,这不禁让我们自问所经历的现实是多么地令人震惊。

这部电影常常通过几个简单但巧妙的蒙太奇引起观者的领悟。对原住民身体绘画和面具详尽的描绘拓展了我们对认知人类的能力,这些形象与智利天文馆所拍下的银河系镜头交相辉映。对于这种用高科技的先进工具来理解宇宙的方式,古兹曼既欣喜又怀疑。正如一位评论家所指出的,这种使用高科技拍摄的外太空图片并没有拉近我们和宇宙的距离,原住民通过他们的直觉反而更能理解宇宙。

诸如此类的片段表现出古兹曼动人的叙事智慧与多主题叙述的娴熟技巧。从这方面来说,本片可以算得上是流畅随性的纪录片模式的典范,而这种模式也将成为现代纪录片的主流。《珍珠纽扣》是了解这个国家文化遗产的一个生动且重要的窗口,对于了解现实影片艺术来说,也是如此。

(编辑:Yuruk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