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罪恶天使》二十周年: 凯特·温丝莱特、梅兰妮·林斯基访谈

預計閱讀時間為: 11 分

Heavenly Creatures (1994)

在《罪孽天使》(Heavenly Creatures)诞辰20周年之际,《帝国杂志》邀请该片的两位主演,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和梅兰妮·林斯基(Melanie Lynskey)进行了一次谈话。

《罪孽天使》是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的第四部长片,是他整个导演生涯中十分重要的一部电影。在拍摄了《坏品位》(Bad Taste,1987),《疯狂肥宝综艺秀》(Meet the Feebles,1990)和《群尸玩过界》(Braindead ,1992)等影片后,杰克逊证明了自己能够驾驭比残暴喜剧更为深层的题材,在对青少年友情做出了美好诠释的同时,创造出一个令人着迷的影像世界,也为拍摄《指环王》这类主流电影铺平了道路。但这些影片的拍摄经验也为《罪孽天使》的诞生打下了基础。这部影片讲述的是发生在50年代的新西兰里,关于两位女子高校的学生——波林·帕克(Pauline Parke)和朱丽叶· 休姆(Juliet Hulme)的真实故事,两人关系亲昵,对生活的强烈幻想使两人犯下了无法挽回的罪孽,杰克逊在梅兰妮·林斯基(16岁)凯特·温丝莱特(17岁)的身上挖掘出了至今仍然演惊为天人的一次表演,展现了一次非凡的演员调度。那么,两位演员聚在一起谈论这部将导演和演员引领进国际化视域的影片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还记得当初你们是如何获得这个角色的吗?

凯特·温丝莱特(饰演朱丽叶· 休姆):“当第一次拿到剧本时,我还在上学。我记得,我是学校里唯一一个参加试镜的人。我拿到的并不是一个主角的试镜。而是被安排到一个几乎没有台词的胖小妞的角色,她一直在抱怨自己学历低。后来我发现试镜导演有特别要求见我。这个对我来说事关重大。”

梅兰妮·林斯基(饰演波林·帕克):“我那时在新西兰一个小镇上读高中。但却很喜欢表演,几乎出演了学校里的所有剧目。一天,联合编剧Fran Walsh到我的学校,我的英文老师跟他介绍我:“这个女生是真的很热爱表演。她出演了所有根本枯燥乏味的剧目。你应该给她一个试镜机会。”结果也来得很快,因为这离电影正式开机只剩三周了。

温丝莱特:印象中是我父亲从雷丁(英国英格兰南部城市,伯克郡首府)开车把我送到伦敦参加第一次试镜的。对此我也非常认真,不仅仅只是因为在出现一部电影是一件天大的事,更重要的是我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剧本。与波林和朱丽叶对马利奥 · 兰沙(Mario Lanza,歌手)的喜爱程度一样,我对剧本也持有这种执着与坚定。这是关于一个特殊少女的故事,故事中,一切事物都变得不一样了,更加疯狂、情绪化和歇斯底里。你一直活在梦境的边缘。我度过了这段不可思议的、令人紧张愉快的时光,周围的一切都成为了罪孽天使。恍然之间我能听到马利奥 · 兰沙的声音:“我必须接下这个角色!”

林斯基:我与温丝莱特的感受相反。我是“那些告诉我不要接下这个角色的声音在哪儿?那些告诉我将来会大失所望的声音在哪?一想到自己要出演这部影片我就觉得自己快疯了”简直是双重人格。我喜爱表演,也看爱电影。我会去看《帝国杂志》。我最喜欢的导演是大卫·林奇。我真的很激动。

温丝莱特:他们好像打了四次电话给我,随后一个月都了无音讯。那时我已经毕业了,在熟食店有一份工作。偶然一天我又接到了电话。这个电话对我来说简直是是救星。我接起了电话——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忘记那一刻的——然后我的经纪人说:“嘿,那个聪明的女孩在哪儿呢?”我几乎就要摔倒了。每当我想起这个,我都忍不住流泪。

林斯基:我大概只记得一件事,就是我的身高了。我爸妈帮我量了身高后,我崩溃了。所以我必须把我的这个数据告诉彼得,因为他对一切都要求巨细靡遗,必须做到真实可信。之后他又电话给我:“你想加入我们,拍摄一部电影吗?”这绝对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电话了。

Heavenly Creatures (1994)

你们对彼此了解吗?

林斯基:当我去克赖斯特彻奇(新西兰城市)参加试镜时,彼得跟我说:“出演朱丽叶的人选已经确定了,她是一名专业演员。从12岁起就以表演为生。她真的很优秀。”我当时就觉得,“天呐,好吧。”彼得又说:“我会给你看看她的试镜录像,因为你也要达到这个水准。”我看到录像中的女演员,就在想:“我该如何做,才能让自己演绎地能与这种级别的表演相衬?”但是导演跟我说,“你必须做到这种程度。”我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十分犀利的凯特的形象,在试镜之前,我还是挺怕她的。

温丝莱特:彼得、弗兰(Fran,编剧)和我一起去机场,为哥特气息、阴郁、长相甜美的16岁少女接机。我当时就一个想法,“她还是个孩子,需要人来照顾。而我刚好稍微比她大,可以照顾她。”

林斯基:第一次见面她穿了一件皮夹克,让我印象深刻。她很漂亮,魅力四射又善于沟通。我当时就傻傻地坐在那里,目瞪口呆。

温丝莱特:我们俩是一见如故的感觉。那时我其实很紧张,但我是英国人,擅于掩藏情绪。我之前演过一些戏剧,在《急诊室》(Casualty)中客串出演,只是这样而已。人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因为我来自英国,就能把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倒背如流。但并不是这样。那时有很多想法,“他们觉得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其实呢,我只是在假装而已。”

林斯基:大家都鼓励我们多花点时间彼此磨合,在某种意义上,是为了让我们爱上对方。当时好像所有人都在说,“请爱上对方吧!”我们俩也处于希望这件事情发生的高度紧张状态。周末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出去闲逛吃饭,反正就腻在一起。我们一起喝百利甜,那是我们最喜欢的酒。一想起这个我现在都心有余悸。

温丝莱特:梅尔(对林斯基的昵称)出演了我前夫萨姆·门德斯(Sam Mendes)执导的《位子搬迁》(Away We Go)。我去现场探她的班。已经很多年没见到她了。我们和当年的状态完全不同了,但是我们都没变:我是慢热型的人,思绪恍惚,而她是仍然是一个健谈的人,我这么说是因为我真的非常喜爱她。

你们对彼得的印象是怎样的呢?

林斯基:对于热爱电影的人来说,我执导彼得·杰克逊这个导演,但是我把他视作一位非常专业的电影制作者。《疯狂肥宝综艺秀》是一直在我脑海中闪现的一部片子。“彼得·杰克逊正在制作一部关于帕克-休姆谋杀案的电影?”但是他希望带着微妙和敏锐的眼光去讲述这个故事。

温丝莱特:那时的彼得看上去像霍比特人。他从来不穿鞋,一直穿着短袖。看上去像从来不剃胡子、不剪头发的样子,但是他闻上去没有异味。他整个人都很视觉化,充满生活的情趣。

林斯基:我真的感觉,我们无时不刻地进行对戏和走位,为了保证这场戏能够顺利拍摄完成。但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担任了大片的主角但缺乏经验而感到任何压力。 彼得总是让我有一种这样的感觉,他能找到我来出演影片是他莫大的荣幸,对此他心存感恩。他非常的温和,很有耐心,考虑事情非常周到。

温丝莱特:这也正是我的亲身感受。他会在片场一步步地走位,来为我们说戏。我们在当年事件发生的真实场地进行拍摄,代入感异常强烈。我记得,有一次他给我我们清场——不是用嘶吼和大叫的方式——来帮助我和梅尔入戏。通常,我们有很多的牵手、“勾肩搭背”,来使对方感到安心。

林斯基:从某种意义来说,他的指导方法有点强硬。他了解什么时候该推你一把。在这件事上他不会退让,因为他清楚他在寻找什么,但他是用一种让我兴奋的方式来引导我。我并没有那种被逼迫或者灵感枯竭的感受。

温丝莱特:在影片中,通常会出现两到三个情绪爆发的场景,那时候你整个人都要进入崩溃的状态。《罪孽天使》中,这种场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多得无穷无尽。朱丽叶就是该死地一直哭个不停。

林斯斯:弗兰没离开过片场。这是她创作的故事。她与彼得的合作方式简直太让人惊奇了!

温丝莱特:有天,彼得突然来到服化的拖车里,那时大概将近凌晨五点了。他就走进来宣布,“今天要拍摄那场谋杀戏了。我认为吧,我们只要再次回到案发现场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件事两天之后就被安排进日程表。他事先就知道,这绝对会把我们俩推往歇斯底里的精神边缘,因为那可是当时她们俩犯下那宗谋杀案的地方。

Heavenly Creatures (1994)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当时的那个动作

林斯基:说起属于朱丽叶和波林的奇妙世界——波洛夫尼亚,彼得坚定地认为她俩并不是在玩乐时光,她们在创造一个世界从而进入特别的精神境界。的确,当你看着人们穿着胶泥服装扭动时,你真的感觉有点陷入到那种情绪中去了。这的确是整个故事中非常美好的一段,而且我知道对于那两个女孩来说是一种解脱。

温丝莱特:在朱丽叶和波林与胶泥人跳舞的过程中,Diello这个角色(波洛夫尼亚的国王)突然出现然后刺伤了一个人。是我穿着Diello的服装探身过去做了那个刺伤的动作。我已经很多年没看过这部电影了,但我上一次看的时候,当我认出Diello是我演的的时候,比看到我演朱丽叶的任何场景都要更加激动。

回想一下,这部电影与观众见面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温丝莱特:首映礼定在威尼斯,但由于拮据的预算,我们无法雇人来给我们做头发和化妆。我还记得我吹干了我的头发,让它又直又美,染了睫毛涂了口红。肯定有一些当时我们的照片。天呐,拿出来看一定很好玩。

林斯基:我完全不明白,彼得为什么会称赞那天的我。我去首映礼时穿了一件连衣裙,但是脚上穿的是一双匡威。我记得彼得大笑着说:“我爱你,梅尔。”我当时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那时的我崇拜科特妮·洛芙(Courtney Love)那一类的。所以我当时的一部分的想法是,“他妈的,我到时候就穿匡威了。”

温丝莱特:我记得走进Sala Grande时在想:“这就是阿尔伯特音乐厅(Albert Hall)!”那个大厅在我看来如此地华丽。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演的电影即将上映了。这就像是梦想成真——“老天啊!我真的出现在电影里了!”

林斯基:评委会主席是大卫 ·林奇,这让我大脑一片空白。他说(用美音):“嗯,你的这部片子很好看。”然后我说(尖声):“谢谢。”不管他说什么,我只吞吞吐吐地挤出一句“谢谢”。当时我在新西兰等了《帝国杂志》三个月,还和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共进午餐,这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温丝莱特:我真的记不太清楚是如何走红的。我记得那时拍摄了大量写真照,感觉很奇怪。但是我还是保持原来的状态,在路上没有人会认出我。后来这种事情也发生了。不过我仍旧保持着正常的生活。

林斯基:这电影改变了我的生活。我原本的计划是:去新西兰戏剧学院读书,搬到惠灵顿,在那里找份跟戏剧有关的工作。拍摄完这部影片后,我做好了成为一名不负众望的一流电影演员的全面准备,与这个年代全世界最顶尖的导演之一和最伟大的女演员之一合作,这简直太疯狂了。

温丝莱特:我想说,尽管时隔过年,这段经历带给我的影响从未消失。彼得、弗兰和演职员团队拥有专业水准和奉献精神,以及对这个行业的热爱。在《罪孽天使》中,整个团队齐心协力帮助我,让我充分施展了自己的才华。每当我说我觉得很幸运,不仅仅因为我出演了这个角色,更是由于和这段经历相关的每一件事。

|译:Novan @迷影翻译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