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7 分

《乱世忠魂》(From Here to Eternity,1953)

从电影诞生之日起,就不乏海滩美女、冲浪小妞和“出浴美人”。即使是在比基尼发明之前,上世纪中叶的长腿电影明星也会穿着泳装在一干谄媚的(男性)观众前搔首弄姿。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当男人在电影中穿着最细的泳裤时,值得特别关注的原因。那种表演性的阳刚之气,再加上精心展示的男性身材,已经足够难得,值得珍惜。

也许是约翰尼·维斯穆勒(Johnny Weissmuller,这位前奥利匹克游泳冠军和原版的泰山扮演者)帮助开始了这种健美的肌肉发达的男人风潮。他穿缠腰带多过超速裤(Speedo),不过结果显然都是一样的。你可以在《乱世忠魂》(From Here to Eternity,1953)和《浮生录》(The Swimmer,1968)的伯特·兰卡斯特(Burt Lancaster)身上找到紧身短裤,或者在同性恋沙滩电影《狂野冲浪骑士》(Ride the Wild Surf,1964)中泰布·亨特(Tab Hunter)身上,他可是全美同性恋的偶像。湛蓝的海水、慵懒的沙滩热度,以及基本处于裸身的状态,一切都构成了性感的基调,但最终,是亨特决定把自己摆在那里,穿上贴身的泳装,将之作为意识到自己性能力的一次觉醒,或者就是一次为仰慕他的粉丝们准备的精心装扮。

《美国舞男》(American Gigolo,1980)

七、八十年代,新一代帅气的男性海报男形象开始出现了,他们往往更自信地把自己的衣服脱得只剩下最小的沙滩装。理查德·基尔以他的时尚意识和健壮胸肌开始引领了潮流,《美国舞男》(American Gigolo,1980)的开篇场景就有意识地让他对象化,他穿着很小的白短裤在家里健身。这部电影将他定位为主动向女性观众或男同性恋观众的目光开放,而他的星途也继续保持这个方向,在一段时间里作为观众宣泄欲望的对象。甚至是传统意义上的男性类型(比如动作明星尚格·云顿[Jean-Claude Van Damme])也很乐意展示他们健硕壮实的身材。

《波拉特》(Borat,2006)

几乎在同一时期,超速裤(speedo, 现在几乎成为被禁止的裸露癖的物品代表)变得越来越时髦了。这种产品在七十年代初期开始流行,像奥林匹克游泳队员包括冠军得主马克·斯皮茨(Mark Spitz)都喜欢穿。在1972年的一张著名海报上,他戴着奥运金牌,穿着小号的星条装饰的超速裤。在80年代的健身热潮中,像史泰龙(Stallone)和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这样的 “男子汉 “也开始普及超速裤,很多普通人也觉得自己可以加入到这股潮流中来。在《魔鬼司令》(Commando,1985)里,阿诺德脱掉了他的衣服,只剩下一条黑色的超短超速裤,露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肌肉。在他歼灭一对敌军士兵之前,他穿上了迷彩服,涂上了迷彩涂料,将他激发异性恋的形象展现地淋漓尽致。最终,该产品陷入了拙劣模仿的浪潮,在《波拉特》(Borat,2006)到达了最低谷,波拉特那件臭名昭著的灰绿色的“曼基尼”(mankini)嘲弄了男性健美运动员的精心打扮。

《007之大战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2006)

有趣的是,电影为超速裤提供了现代化的解决方案。在2006年,一场迷你性革命在屏幕上发生了,那是有史以来最令人讨厌的异性恋系列电影:詹姆斯·邦德。在《007之大战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2006)里,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穿着一条蓝色的小泳裤缓缓地走出海面,它永远颠覆了人们凝视的目光,并欢迎曾经的厌女症患者詹姆斯·邦德进入了一个新世纪——在这里,女人和男同性恋者无需掩饰他们如饥似渴地欲望凝视。克雷格也为这种小巧紧凑(但又不太暴露)的泳裤掀起了新的时尚风潮,后来这种风格也受到迪塞尔(Diesel)和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等著名时尚品牌的追捧。

《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2016)

现在,那些穿着紧身平角游泳裤的男人也许比过去的主流人群更能接受脱毛、涂油和晒黑的行为。像托姆·塞力克(Tom Selleck)和伯特·雷诺兹(Burt Reynolds)这样的明星曾经炫耀过自己的胸毛,而现在的流行风格是修理甚至脱毛。以扎克·埃夫隆(Zac Efron)为例,他是个不切实际的前童星,在他出演的粗俗喜剧(《下流祖父》[Dirty Grandpa,2016]和《海滩游侠》[Baywatch,2017])中,经常看到他脱得几乎一丝不挂。在提及的前部恶作剧电影中,埃夫隆系着迷人的超速裤,前面挂着一只毛茸茸的大黄蜂。他的造型和打扮风格曾经是小众亚文化的庇护所——健美。现在,这已成为一种流行的美学,随着社会进步的发展,男性虚荣心已经消除了“女性气质”或“同性恋”行为的污名。

晒黑、梳理体毛和其它典型的女性化习惯往往与穿着性感的泳装同时出现。画面上有一种明显的颠覆感,它令人想到的不仅是同性恋欲望和女性化文化的结合,而且是摄像机视线简单地重定向。无论是《魔力麦克》(Magic Mike‎,2012)中查宁·塔图姆(Channing Tatum)穿着的霓虹短裤,还是法国情色电影《湖畔的陌生人》(Stranger by the Lake,2013)中人物穿着的光滑贴身的黑色长裤,我们谈论的不仅仅是精致的身体标本,我们谈论的是将男性身体对象化的方式,这种方式偶尔会给人以革命性的雀跃感(We’re talking about objectifying the male body in ways that can occasionally feel revolutionary)。

|原文发表于Little White Lies杂志2017年9、10月合刊P43

Christina Newland
Christina Newland

一位出生于美国纽约、生活英国诺丁汉的自由撰稿人,曾为《卫报》、《VICE》、《Grolsch Film Works》、《Canvas》和《Verité Film Magazine》等杂志撰写过关于电影和文化的文章;也是诺丁汉 "水门电影馆"(Watergate Cinematek)的电影策展人,专注于放映上世纪70年代好莱坞鲜为人知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