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7 分

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在移动两个剪影人物|©️BFI

在刊登于《视与听》(Sight & Sound)1936年春季刊的这篇报道中,伟大的德国剪影动画先驱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介绍了她是如何用纸和卡片制作出神奇的电影的。

剪刀在制作电影的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没有剪辑师的妙手生花,电影院里的观众将会有着疲惫不堪的观影体验。

但你们都了解这种痛苦经验,所以我也就不再叨扰说剪辑是电影工作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了。 我想做的是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用剪刀剪纸制作电影的小习惯。《视与听》(Sight & Sound)杂志小编觉得这可能会引起读者的兴趣,所以我就把我的经验告诉大家,希望能给大家敲响警钟!

我将尝试着回答两个问题,这两个问题几乎是看我制作剪影的人经常问我的。第一: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第二:它们是如何移动的,为什么在屏幕上看不到你的手?

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在摆设一个街道场景|©️BFI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要从我自己短暂而简单的生活史中找到。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剪影是一种想法。只是碰巧,我总是能轻而易举得做到,正如您将会从以下内容中看到的那样。

我几乎是一拿起剪刀就能剪出轮廓。我也会画画、读书和背诵,但这些东西并没有让人感到有何惊人之处。但大家都很惊讶于我剪刀的剪法,觉得它似乎是一种较不寻常的成就。大家对剪影都赞不绝口,所以家里所有人的生日庆典上,我都要展现我的剪影才华。有人提醒过我这条路会通向哪里?一点也没有;我就是这样被鼓励着继续的。

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的剪影作品|©️BFI

现在,我非常喜欢戏剧和表演。但是在一个小公寓里表演戏剧却总是在制作混乱,所以当我开始用我的剪影来演戏时,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气,我搭建了一个小影子剧场,在里面表演莎士比亚。这种平静只持续了一小段时间,接着电影就来了。我曾拒绝去进行专业学习,现在我只有一个愿望:不惜一切代价拍电影。

这是一个问题,但是天使们一定是可怜我,所以出手相助了。当时伟大的演员和艺术家保罗·威格纳(Paul Wegener)正在柏林。他制作了很多美丽且卓尔不凡的电影,他的雄心壮志是想充分利用摄像机的可能性来发展电影。他的电影《布拉格的大学生》(The Student of Prague,1913)、《活泥人》(The Golem,1920)和其它很多电影是想制作电影的艺术家们的指路明灯,许多人也因此一鸣惊人了。

工作中的洛特·莱尼格,1922年 |©️BFI

威格纳看到我在莱因哈特剧院(Reinhardt’s theatre)的舞台后面剪裁剪影,立马就产生了兴趣。他喜欢我的剪影;他认为她们表现除了一种难得的动感。于是他把我介绍给了一群年轻的艺术家,他们帮我搭建了一个新的小型摄影棚。在这里,我第一次开始拍摄我的剪影人物,就像为卡通电影拍摄素描一样,我成功地用我的影子人物制作了一部电影。

那是1919年的事情,这个工作太有趣了,所以自那以后我就很少做其它事情了。在这期间,我和其中一位艺术家结了婚,我们开始一起工作,一直持续到现在。这就是我的故事。

《阿赫迈德王子历险记》(The Adventures of Prince Achmed,1926)|©️BFI

现在是第二个问题:角色们是如何移动的?这类电影的拍摄技巧非常简单。与卡通画一样,剪影电影也是逐个动作进行拍摄的。只不过是用剪影的人偶来代替图画而已。这些牵线木偶是用黑色的纸板和薄薄的铅片切割出来的,每一个肢体都是单独切割,用金属丝铰链连接起来。

对自然运动的研究也很重要,这样,这些“小角色”就会像男人、女人和各种动物一样移动了。但这并不是技术问题。角色的背景也是用剪刀剪出来的,也要设计成和整个画面有一个统一的风格。它们是用透明纸一层层地剪出来的。

当故事准备好了,音乐选好并录制好音轨,那么画面本身的制作就可以开始了。人物和背景都被铺设在玻璃桌子上。台子下方发出的强光会使金属丝铰链消失,并使黑色的人物如浮雕般呈现出来,而和故事保持同步的背景则会呈现出或多或少梦幻般的景致。

洛特·莱尼格(Lotte Reiniger)和她的动画制作团队(Carl Koch,Walter Türck,Alexander Kardan)|©️BFI

摄影机就悬挂在桌子上方,俯视着下面的画面。借助于一个电线装置,相机里的胶片可以一帧一帧地移动。在拍完第一张照片后,人物被移到下一个位置,然后再拍一遍。以此类推。

在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如何移动人物的位置,这样当胶片联放的时候,就可以获得栩栩如生的效果。

为了确保视觉和声音的同步,需要通过仔细测量音轨并准备一个非常精确的方案,在该方案中,根据音乐值计算出需要拍摄的次数。这些计算结果也是之后需要煞费苦心拍摄的画面的前提。

工作中的洛特·莱尼格 |©️The New York Times

关于这类影片的艺术问题,以及它的未来和价值,仍有很多话要说。但我更愿意把这些问题留给那些专业人士去解决。

我觉得对我自己来说,最好的做法就是继续专注于制作电影;运气够好的话,尽我所能地多拍。每部电影都提出了新的问题和挑战,我只希望自己能活得足够长以保证没有留下任何遗憾。

刊登此文的当期杂志封面和内页|©️BFI

|中文翻译:佚名 @迷影翻译

Lotte Reiniger
Lotte Reiniger

(1899年6月2日-1981年6月19日),德国剪影动画师及电影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