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满洲里来的人》:独一无二的肮脏和腐败感(作者:Fionnuala Halligan)

0-15
作者:Fionnuala Halligan/ 翻译@影子朋友Peterpan 来自《每日荧幕》(Screen Daily)

小说家唐棣的银幕处女作,就是这样一部让人感到不安的电影。在那个退化,让人感到茫然的地方,充斥着刻意的扭曲。封闭带来的刺痒和原始感,迫使观众置于一个极其不舒服,肮脏的偷窥狂视角。电影里残酷的观点无疑会挑起争论,单从这点来看,《满洲里来的人》是一部几乎肯定会在电影节放映的片子。

主流放映可能对这部片子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因为除了那些真正能够被观众接受的镜头外,影片中吸毒、殴打妻子以及恋尸癖等场景如继续保留不被删减,一定会被列为限制级,尽管电影已精简到86分钟。然而唐棣很显然知道如何做能令人印象深刻,影片给人的肮脏和腐败感确实独一无二,但如果他能保持那种直率的、原生态的拍摄方法,显然会更容易被接受。很难说这样的一部电影是在讲一个故事,整部电影围绕讲述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性瘾者,在杀人后逃离家乡,离开妻子过着吸毒成瘾享受充斥着暴力狂欢的日子,而后男主角为了躲避警察又回到故乡。在男主角逃离后的日子里,妻子一直在疯狂地寻找着他,男主角逃回故乡后,当时饱受他虐待的妻子赶回来与他相见。他们住在破旧肮脏的废墟里,男主角吸食海洛因,常常拖着一个行李箱无情地徘徊在唐山的街道上,常常自慰,甚至当着其中一个被他强奸的受害者自慰。

唐棣的电影对于充斥着美好与和谐的中国电影来说,犹如一粒肮脏的解药,它的基础配乐是被玛丽莲曼森和交通噪声所环绕的,厚重而又咆哮,视觉上强调模糊,丑陋和无情的黑暗。就像是要声明自己的拍摄原则一样,唐棣将电影颜色切换为黑白,频繁地运用切换分屏手法,除此之外他还喜欢把镜头置于一棵大树或者是门的后面,给观众带来不安和狼狈。

电影由刘铮和刘小美(按演员表顺序)两位非演员主演,刘铮还参与了部分电影音乐的制作,他一直对自己的角色很有信心,或许起码在拍摄出一系列荒诞的镜头前是这样的。刘小美的表演同样引人注目,尽管她在公交车站不安徘徊寻找丈夫的场景有点表演过度。导演唐棣的电影处女作是献给他30岁的自己,且收获颇丰。说电影《满洲里来的人》原始粗暴,实际是低估了它本身的侵略性。一部电影,既然有人反感它,那么必定有人也会为之兴奋,这并不是出于友好才说的。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满洲里来的人》无疑是中国电影制作行业里一种新生的噪声,而它也正是在表达自己这种意图。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